设置

关灯

08()

    虚有其表 作者:i车

    08()

    很大的一根,抵在她脸上,顶端分泌着一点sh润的yet。

    “给我含一会儿。”

    江词挺身戳了戳她的脸。

    季夏窘极了,脸上滚烫,将头偏向一边,躲开他x器危险又惑人的味道。

    “不愿意?”江词的声音有些哑了,嗤笑了一声,“主动往男人胯下蹲,不就是想吃ji8么。”

    他倒也没有强迫她,手指握住自己粗热的roubang,缓缓上下撸动。凶猛的巨蟒在他手中越来越大,溢出的yet将他的手指沾得发亮。季夏手足无措地瞪着这根时不时会戳碰到自己鼻尖的rgun,空气中ymi的味道重得令她腿软。

    黑板上写满的公式还没擦,教室里有人在趴着睡觉,有人在压低地小声交谈,有人发出轻轻走动的声响。

    江词穿着校服,倾身,额头抵着桌沿,双手在课桌下握着b0起的x器r0ucu0套弄。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她能看清那roubang上每一根喷张的青筋。

    低声的粗喘是令空气炸裂的春药,季夏头皮发麻,觉得自己快被江词此刻se情的x感ga0疯了!这种禁忌又ymi的刺激冲垮了她的理智。

    白皙纤柔的手指颤抖地伸过去,刚一碰到他的马眼,那根粗大的roubang就被刺激到在她指尖跳了跳。

    江词咬了咬牙,再也不客气地抓住她的手,将自己y到极致的x器塞进她手中。

    “你那班长知道你这么sao吗?”他冷声问,握着她的手套在滑腻的roubang上上下动作着,手心快速摩擦着bang身发出ymi的水声。

    他好粗,一只手有些握不住,烫得她手心冒汗,手里全是水,混着他yji,不停往地上滴。

    套得手又酸又麻,他却半点没有软下去的意思,窗外响起下课的钟声,季夏慌了,豁出去地伸出一点舌尖,试探地碰了碰他的x器顶端。

    “......c。”江词握拳,roubang猛地颤了两下。

    季夏红着脸,像t1anbangbang糖一样,舌头笨拙地在他的roubang顶端扫来扫去。

    她毫无技巧,根本不会k0uj,可他还是没忍住爽s了。

    浓稠的jingye足足s了半分钟,季夏睁不开眼,头发脸上都sh透,黏糊糊的难受si了,舌尖也沾了不少,又咸又腥,味道有些奇怪,但想到这是江词的东西,她便有些晕晕乎乎。

    江词看到她偷偷t1an嘴唇的动作,眼神暗了暗。

    nv孩儿头发凌乱地蹲在他腿间,一脸坨红,眼神迷离,手指用力攥着一点他的k子,喘息起伏的x口上全是jing斑。

    刚刚软下去的x器又开始发y。

    “真想将你拉出来按在桌上cha,sao得我受不了。”江词恶狠狠地低声道。

    捏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盯了一会儿,他将手指在她脸上抹了两下,沾满了jingye伸进她嘴里,模仿x1ngjia0ei的动作搅动ch0uchaa。

    “t1an。”yūWāиɡSんé。Mé

    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