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yùsⓗùωùм.còм 14

    蛮干H 作者:爽歪歪

    yùsⓗùωùм.còм 14

    说完后,紧紧盯着她略显惨白的小脸蛋,显然是刚折腾的狠了,知道刚吃她奶子时,发现她身子不是一般的敏感,然而这时更爱极了她一副敢怒不敢言透着隐忍的样子。

    吧唧一口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道,“爷不介意你试试,只不过是到时候别哭着求爷!”

    他的这番威胁的话,无疑给冯婉容上了一个无形中的枷锁,任他抱着自己身体,调转了一下方向,再也没敢朝着路人求救的想法了,深知他这种下流的土匪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

    即便心里有千万个不甘心,也不敢冒这个风险。

    在还没走多久官道时,就看到有路过的马车,在被赶车的车夫盯着看时,很想张口向他求救,然而低在自己身后屁股上,那个硬邦邦的东西,时刻提醒着自己,求救了的后果是什么,带着挣扎的痛苦闭上了眼。

    在走了两个多时辰时,日头渐渐落了下去,夕阳的光辉折射出橘黄灿烂的颜色,一匹马上坐着一男一女,女的精雕玉琢,美颜粉黛,宽大的袍子下裹着凹凸有致的身材,而身后坐着的男人,身材高大挺拔,五官分明深刻,透着生冷瘆人的戾气。

    圆滑的店小二,年龄不大,长期呆在客栈,阅人无数,肩上扛着毛巾,看着骑着宝马过来的两人,陪着笑脸相迎上前询问道。

    “客官,打尖儿吗?前面没客栈了,就咱这一家了。”说话间将马上的二人从头到脚都打量了一遍,脸上带着无尽的讨好,“您慢着点。”

    钟汉魁翻身利索的下了马,接着伸手把马上的冯婉容勾腿拦腰抱了下来,放在了地上,扣着她杨柳细腰的手并未收回,沉声面不改色道。

    “一间上房。”富有磁性的嗓音中透着中气十足。

    店小二洪亮的大嗓门冲着客栈里面的人吆喝招呼道,“一间上房,两位贵客。”说着把马缰绳拴在客栈旁的木棍上。

    被钟汉魁带入客栈的冯婉容,紧紧揪着自己胸口的衣服,有了先前在荒山野岭的那一处‘吃奶’的事情,眼睛里对他充满了警惕,生怕他突然扑过来似的,跟他拉开一段距离,不敢让他靠近半分。

    这时好好死不死听到隔壁不隔音的淫声浪语。

    “啊~~~~,相公,你要弄死奴家了,不要了,我快受不了了。”

    “骚货,你那里夹的那么紧,还说不要,看我不操穿了你。”

    “唔………不要了相公!哪里要被你的大肉棒操烂了……啊哈……”

    “操,干死你”

    听到隔壁的叫床声,钟汉魁富有兴趣的侧卧在床上,手撑着脑袋,目光看着满脸通红的冯婉容,娇嫩细腻的脸蛋儿还有那身子骨,啧,啧,啧,欲求不满的小兄弟闹了一路,晚上吃过饭得想办法让她给自己降降火才行。

    冯婉容被他淫意的目光看的浑身难受,知道他下流,所幸背对着他低声骂了句“臭土匪,不要脸。”

    音量虽然小,但这话一字不差的落入钟汉奎的耳朵里,刚毅棱角分明的脸上漏出不以为意的笑容,盯着她看了许久,看着她带着防备的姿势,就那样睡着了过去。

    翻身下了床,走过去拦腰把她抱起,看着她睡的很不踏实的样子,扯动了了一下有型的唇角,难得大发善心的没对她上下其手。

    等冯婉容再醒来时,屋内没看到那个无赖土匪,连忙下了床,拎着过大的袍子找了一遍,确定他没在,看到八线桌上放着女式绸缎罗裙。

    拿起衣服绕过屏风,退掉身上的衣服,以最快的速度换上那件新的罗裙,穿上后发现衣服不大不小正合适,自言自语的说了句。

    “色痞“

    绕出屏风走了出来,见他还没回来,走到门口打开门,左右望了望,确定安全后,走出来关上门,快速的朝着楼梯走了过去。

    刚下到拐角,一眼便发现他正坐在下面,对面还坐着一个妙龄女子,虽然听不见那个女人跟他说什么,但看到那个女人拿着手帕,掩住嘴笑的花枝招展,忍不住骂了句。

    “死色痞”

    yùsⓗùωùм.còм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