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γúsんúщúм.©òм 师姐的玩笑

    女主她总是被操(仙侠 NP H) 作者:二氧化太
    γúsんúщúм.©òм 师姐的玩笑
    次日霍野来醒来时早已日上叁竿,柳如歌正对镜画眉。
    “师姐,我怎么觉得浑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力啊”她倚在柳如歌肩头,瞧着镜中相依偎的两人。又开始羡慕师姐冰肌玉,姿容万千,就是胸平了些。
    “自然是你贪睡,奔波数月后在师姐这里休息这么久,也难免如此,不然还能是师姐晚上作弄你吗?”他放下手中的眉黛。
    自然是因为我昨晚玩弄你太过了。柳如歌暗暗道,又想起昨夜师妹裸着躺在他身下的情景,险些出了丑态。
    “哎呀,我知道师姐最疼我,怎么会舍得作弄我啊。”霍野来冲着柳如歌撒娇。她向来最和这位师姐亲近。对她十分信任,丝毫不曾怀疑自己身上的酸软是师姐捣鬼。
    “师姐,今日门中是不是有宝会?我下个月到鬼市去,总要提前去准备一些符咒,咱们一起去逛逛”霍野来瞧着师姐收拾妥当,邀她和自己一同去逛逛。
    柳如歌性喜安静,加上他做女子打扮,自己也并不喜欢到人前去。奈何师妹殷殷哀求,他又怜爱昨日将师妹玩弄的太过分,便应下了她的请求。χγūsんūωū.ⅽⅽ(xyushuwu.cc)
    昆仑派的宗门宝会每月举行一次,丹宗,符宗,器宗,药宗弟子能聚在玉琼山半山腰售卖自己炼制的符咒,灵药等等。常有珍惜灵药,灵植,或其他新鲜的玩意儿。至于为什么选在剑宗所在的玉琼山,这还要说到剑宗的二师兄周岐山。据说他痴恋自己的师妹柳如歌,可怜美人体弱,因为旧伤轻易不能下山,无法体验人间繁华。他便把宗门宝会设在玉琼山上,让美人能够不必下山也能常有慰藉。可惜神女无情,他被拒绝后就提剑下山,在大荒中斩杀了十叁具为祸四方的妖魔。
    霍野来对这位师兄神往已久,可惜他因为被师妹伤了心,常年在外游历,轻易不曾回山。霍野来甚至都不曾见过他的真容。
    柳如歌瞧着她一路上忽愁忽笑,不时偷看着他摇头叹息,忍不住感慨姑娘家真是心思多变。
    半山腰上的宝会人来人往,弟子们为了招徕顾客绞尽脑汁,各出奇招。霍野来和柳如歌边走边逛。人声嘈杂,让性喜安静的柳如歌一个头作两个大。
    “都怪那只臭鸟,不知道还以为他是铁公鸡转世,为了蝇头小利就把山上搅得如此喧闹”他边走边抱怨。他口中的臭鸟说的便是周岐山。周师兄的真身是大荒中的朱雀鸟。朱雀鸟身具神鸟朱雀的血脉,可惜一族上下只剩下周岐山一人。
    “师姐,这样多热闹啊,你看,周师兄也是体恤你嘛,你不能下山,他就把宝会给你搬到山上来,让你平时也能热闹热闹。”霍野来劝慰道。
    不知道师姐喜欢什么样的男子,连周师兄这样对她痴心一片,还剑术惊世的男子她都看不上。
    霍野来都要为师姐发愁。
    “让你平时多练剑,不要总和那些弟子闲谈,我看他们总要带坏你”柳如歌无奈敲敲霍野来的头,不知道她平时听说了什么,总以为他和周岐山那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不清不楚。
    把宗门宝会设在玉琼山确实是周岐山的主意,不过当然不是为了讨好他。
    昆仑剑宗在修真界地位卓然,弟子资源供应虽不菲,却架不住剑修是真的烧钱,灵剑淬炼烧化的是真真正正的玄石。一颗玄石在市面上抵得上十块上品灵石。剑宗出穷鬼的传言可不是空穴来风。把玉琼山的空闲地界租用出去,能赚一大笔灵石。周岐山生性吝啬,又喜财宝,还不马上扑过去。至于那被他斩杀的十叁具妖魔,不过是因为他受当地宗族所托,斩杀妖魔后还要收取不菲的报酬。
    “师姐教训的是”霍野来最怕人教训她练剑,早就安静下来。拉着师姐胡走乱串。终于找到她想见的人。
    “李吾全,终于找到你了”霍野来拉着师姐来到一个穿着破烂道袍的弟子的摊子前。李吾全正拿着笔,不知道在纸上乱画着什么,一时还没有理睬她们。
    霍野来早习惯他这个样子,又唤了他几声,他才反应过来。
    “诶呦,对不住对不住,我一时画的入迷了,你要的东西我带来了”他忙拿出一个装好霍野来所需要的符咒的储物袋,看到霍野来身边的柳如歌,一时竟然脸红起来。说话也支支吾吾起来。
    霍野来见惯外人见到自己师姐的样子,丝毫不以为意。
    “师姐,这是我从前在秘境中结识的一位朋友,符宗弟子李吾全
    李道友,这便是我跟你说起过的师姐。”
    霍野来给两人介绍完毕,便开始检查储物袋中的符咒。那李吾全有个毛病,见了貌美的女子,说话就结结巴巴。偏偏他还爱搜集美人图。昆仑派弟子之间流传的《群芳谱》和《琼英图》都是由他所绘。这次会面,就是他央求霍野来让他见柳如歌一面,好把《群芳谱》补齐。
    柳如歌一向厌憎别人把自己当作女子,而在他面前露出痴态。因此并没有理睬李吾全,好在李吾全目的已经达成,一时间也不曾注意这位有“寒江冷月”之称的仙子的态度。
    “好啦,李道友果然靠谱,这次多谢你啦”霍野来检查完毕,便告别了李吾全。李吾全答应他只要他能亲眼见到师姐一面,就免费为她炼制一批灵符。囊中羞涩的霍野来自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这个请求,这就是她今早哀求师姐陪她逛宝会的原因。
    两人漫步回洞府,一时四野无人,暮色西沉。
    “好啊你,学会拿师姐开玩笑啦”柳如歌已然明白了今日师妹邀请他一同逛宝会的原因,枉他还以为师妹是依恋他,想同他多待些时间。待此时才向她发难。
    “师姐,对不住嘛,大不了我回去一会为师姐捶捶背,捏捏肩,你别生气了”  霍野来小意讨好,柳如歌又怎舍得真对她发脾气。只作势与她玩笑,要挠她痒痒。趁机占了些师妹的便宜,捏捏她的乳儿,摸摸她脸蛋儿,笑闹间就把师妹压在草木之间。
    “诶呀,师姐别摸那里,你也知道我囊中空空,总要想些办法,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拿师姐开玩笑。”霍野来被师姐压在身下,轻按住乳鸽儿,一时大窘,连声求饶。
    “就饶了你这次,要是还有下次,你看我怎么对付你”柳如歌看霍野来被自己摸的脸颊绯红,也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了。
    “师姐宽宏大量,来来谢过师姐”霍野来被柳如歌放开,又扑向他,在柳如歌脸上轻轻啄下一吻。这次轮到柳如歌面颊绯红了。残阳如血,落在他脸上,一时倒教人分不清楚。
    γúsんúщúм.©òм 师姐的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