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被抓住了

    女主她总是被操(仙侠 NP H) 作者:二氧化太
    被抓住了
    明月皎皎,槐荫蔽天。人潮如织。凡心动了几次就碎了几次的霍野来无心恋战,偏偏这沉意之温言软语,悉悉问讯,倒让她轻易无法开口拒绝美人。
    于是两人边聊边走。沉意之已经开始带着她游览即墨城。
    “野来你看,此处就是南淮河,横穿即墨城而过,南下汇入沧江,直通大荒。”沉意之指着他们身旁的城中河缓缓介绍。河中有花灯万朵,游舫百艘,都雕梁画柱,极为精巧。还有软靡的丝竹声从河上传来。
    “那些船坊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这么热闹?要不咱们也去凑凑热闹?”霍野来好奇的问道。
    沉意之一时句竭,教她的问题噎住了。他当然不是不知道河上船坊是凡间女子作皮肉生意的地方。只是那地方腌臜,说出来他怕脏了霍野来的耳朵。
    正犹豫着,就有人替他解围。
    “师妹,你怎么在这里?”远处有人呼喝。
    李碎自人群中分潮而来,他一身白衫,负手穿行过来,不见一丝狼狈,面上是一贯傲然的笑。
    “哦,师兄,我在街上逛逛,没想到竟然能遇到你,真是太巧了”崔野来对着这让自己凡心破碎的一大祸首问候,却一点也不为这个巧合感到高兴。
    “确实很巧,竟然到在这儿能遇到你”李碎似乎很稀奇,多看了她几眼,注意到一旁的沉意之。
    “不知这位道友是?”他不像师妹傻乎乎,自然能看出对方是个修为莫测的高手。
    “这位道友是沉意之,安南沉氏弟子,也是为罗刹鬼市而来。”霍野来抢先介绍这另外一祸首。
    “沉道友,这位是我师兄,李碎”
    “原来是沉兄,不知道友是沉氏第几支子弟,可曾认识沉怀青,他是我至交好友。自从他回沉氏闭关后我就再未见过他,不知他如今可好,修为是否长进?”
    “李道友,在下是沉氏第八支的子弟,至于怀青兄长,他日前已前往大荒游历,其他情况,意之不过是普通弟子,也不清楚。”
    沉怀青是安南沉氏年轻一代中最风光的高手,霍野来也有所耳闻,只是她不知道李碎和沉怀青也有交情。
    “那真是可惜,看来只有等他从大荒回来后,我再找喝酒吧”李碎也立在霍野来身侧,叁人边走边聊。
    沉意之也点头附和,似乎他也觉得很惋惜。
    霍野来对他们的对话毫无兴趣,自顾自探寻街市上的新鲜玩意儿,看中了买花的摊子。走过去挑选。
    “婆婆,这是什么花啊”霍野来拿起一支,付钱,随口问道。她贪这花朵鲜嫩可爱。
    “这是无尽夏”身旁的沉意之为她解惑。
    “无尽夏?”李碎疑惑的开口。
    “无尽夏”沉意之肯定到。
    “怎么了?”霍野来喜滋滋把这只绣球似得花团簪在发上,沉意之帮她拨正位置。
    “没事儿,我看鸾雀儿,凤奴这些妮子头上都带着这玩意儿,问她们是什么花,她们也不答我”李碎随意回答到。
    这次轮到沉意之疑惑了“凤奴?鸾雀?她们是什么人?”
    “南淮河船坊上的妓子,十人有八九人都带着”李碎隔着霍野来,微笑的补充道。霍野来气的把花砸在李碎脸上,转身就走,沉意之也没能拦住她。
    “李兄,你这是何苦要气她?她······哎”沉意之笑的无奈。
    “我师妹小孩子脾气,对什么都是性质来的快,去的也快,做师兄的不过玩笑几句罢了,回客栈哄一哄就能让她消气。”李碎似毫不在意,邀请沉意之继续闲逛。
    霍野来一路气呼呼地沿着河往走,并未按照李碎那样想的回客栈去,而是随便捡了一只船就跳上去,付钱给租船的船夫后就催动灵力,掌船顺水漂流。
    她一边看河灯一边生气,拿起船上的荷叶梗,使出整套轻雪剑术,将水中的月亮打的稀巴烂,权当做是李碎,出了这口恶气。
    一时想到要是师姐在这里,一定会软语安慰,又想到要是兄长在这儿,一定会训斥她功夫比不过人家,再替她狠狠痛骂李碎一顿。
    唉,兄长,她想到哥哥,刚刚还恼火的心忽然冷静下来,她这一趟就是为了给哥哥寻药草,要是她任性得罪了李碎,哪怕在鬼市买到玄阳草,也带不出来。
    罢了,为了兄长,她暂且忍耐一下,回去就再也不和这个刻薄傲慢的师兄来往。
    哪里知道她刚刚想改变船行的方向,却骇然发现自己失去了对船的掌控。
    远处灯火辉煌,人声鼎沸,河灯一片连着一片,烟花在天幕徐徐炸开。一切繁华却像是与她隔着道屏障。
    此刻风平水静,水面上泛着鱼鳞般细细的银光,月亮在水中轻轻荡漾。
    霍野来却戒备万分,不敢忽视这平静下掩藏的巨大威胁。她祭出自己的晩留剑,随时准备面临未知的攻击。
    “轰”的一声,船只遭遇了巨大的撞击,水面被一片刀光破开,那凌厉细密的刀光在半空中织成一片银色的网,让她分不清是是水光,月光,还是刀光。
    铜面人就在此时跳上船来,蕴含着强大灵力的刀势自她背后袭来,霍野来纵身跃起,反身出剑。同时飞出一张“水瀑符”。符咒先至,激荡的水瀑笼罩住铜面人,却没有截住他的刀光,好在霍野来的剑也到了,轻雪剑法胜在轻灵,此时以轻击重,本就是下下之策。
    霍野来本也没有打算靠符咒和自己未成气候的剑术就截住对手强大的攻势,她不过虚晃一招,转身就御剑逃走,却低估了铜面人的实力。
    锁链袭来,双手被制住,在落入南淮河以前,霍野来看着晚留剑先自己一步落入水中。
    被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