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γúsんúщúм.℃òм 罗刹鬼市

    女主她总是被操(仙侠 NP H) 作者:二氧化太
    γúsんúщúм.℃òм 罗刹鬼市
    霍野来原先以为罗剎鬼市会是如何的凶险奇妙,没想到一入秘境,才发现罗剎海市赫然和即墨城的布局陈设一模一样,只除了——
    天空中那轮血红的圆月和如墨色般浓稠的南淮河。
    “罗刹海市的红月永远都是满月的形状。”李碎跟在她身后,淡淡解释道。
    “李师兄,我们先去哪里啊”随后而至的许玉芙欢快的问道,显然对罗剎鬼市的种种十分有兴致。
    “师妹,鬼市和在即墨城中不同,你万不可任性”叶南看出她丝毫不了解鬼市的凶险,出言提醒道。
    “是啊是啊,但是李师兄会保护我们的,对不对,陈师姐?”许玉芙努力撮合李陈二人。
    一直以来都沉默不语,好像真的成了一团飘渺云雾的陈轻轻摇头。
    “还是听李师兄的吧”
    李碎看向霍野来。“你要去买玄阳草?”  她今晚似乎尤其的沉默。
    “是的,师姐告诉我,鬼市中的一间药铺每年会出售十株玄阳草,所以我想,先去买玄阳草。”
    如果耽误一些时候,不知道还能不能买到。要是这次拿不到玄阳草,那兄长的病又该怎么办呢······
    霍野来心中隐隐担忧。χγūsんūωū.ⅽⅽ(xyushuwu.cc)
    “可是师姐也赶着要去鬼市的拍卖会呢”许玉芙不满的看向霍野来。
    继续道:“鬼市的拍卖会只在开市的日子举行,错过了这次就要到下一次罗莎鬼市开市”
    “师姐的丹火需要一块玄冥石”叶南又开口,“不如我们先去拍卖会,在赶过去那间药铺?”他征询的看向霍野来。
    霍野来,霍野来看向李碎。
    “不如,我们分头······”
    “李师兄,不如我们就按我师弟说的做吧,鬼市中不知有多少魔修妖怪,分头行事怕是多有危险”
    李碎看到霍野来恳切的眼神,还未说完就被陈轻轻打断。
    他皱起了眉,看向霍野来。
    “不如我们先去拍卖会?”
    “那,好吧。”  闷闷答应了李碎的请求,霍野来心中却有些别扭。
    凭心而论,师兄做的选择十分公允。他周全了大部分人的心意,却独独没有想到她。只不过,她和师兄有什么关系呢,凭什么他要特别关照她?
    一行人前往鬼市拍卖场。
    路上叁人都沉默不语,只有许玉芙在不断的问东问西,叶南不停的向她解释。
    鬼市拍卖会要求入场的客人都佩戴上拍卖会提供的特制面具,带上后客人的容貌修为一概隐藏起来。
    霍野来好奇的把玩着那个面具,她戴上上后再看戴着面具的众人,果然分辨不出哪个是师兄,哪个是陈师姐。只能靠声音辨认。
    “这面具真好玩,不知道能不能带出去?”许玉芙好奇的问。
    “当然不能,只是因为此地设有结界,这个面具只是一个媒介,要是你带出去,这也不过是个普通面具罢了”叶南好笑的回答。
    “快走吧”  李碎头也不回向场内走去。四人连忙跟上他。
    台上已经开始了拍卖。霍野来坐在台下听了一会,就发觉自己实在是孤陋寡闻,台上拍卖的不仅仅是灵草宝剑,甚至还有稀奇古怪的奇株异兽。甚至有两个衣着暴露的妖族少女也被作为拍卖品抬上台。一时间台下加价声如潮,喧嚣沸腾。
    “难道这里还能拍卖妖族?难道不怕妖族报复吗”霍野来低声问道。拍卖妖族,无疑是与大荒妖族作对。不知这罗剎海市的主人究竟是什么人。
    “大荒妖庭早在几百年前分崩离析,如今妖族各自为政,哪有功夫管这些弱小部落的妖族子民?”李碎为她解释道。场中叫价声,笑闹声混杂一片,他不由得靠近霍野来。
    “我听说,今天这拍卖场中还有凶兽要拍卖呢”许玉芙不知刚刚从哪里听来消息。正得意洋洋的显摆道。
    “你又到哪里去了,乖乖待在这儿吧”叶南扶额。
    “就不”说完许玉芙又钻入人群。
    叶南阻她不及,只能摇头叹息。
    “怎么会有凶兽?”李碎喃喃自语,越发觉得此次的罗刹鬼市之行不安稳。
    “师兄,凶兽怎么了?”霍野来听见他的话,不由追问道。
    她在剑宗的典籍上读到过,妖族修炼速度远胜凡人修士,但修炼过程中极易走火入魔,一旦走火入魔,修为低些的便会爆体而亡,即便是修为高深的妖族,也会失去理智,沦为只知道发泄杀戮欲的凶兽。
    这罗刹鬼市当真莫测,连凶兽都拿来拍卖,不知是什么人擒住的凶兽,又不知是什么人会把这凶兽买下,用途又是如何。
    “我看一会陈道友买下玄冥石,咱们再去买了玄阳草,就早点离开这鬼市”李碎没有告诉霍野来他的不安。
    “是”霍野来也没有细问。而是转过头继续看台上的拍卖过程。那对妖族少女早已被楼上包厢里的客人拍下。气氛再度涨起来。
    很快台上开始拍卖陈轻轻此行的目标——玄冥石。玄冥石是冥泉河底的乱石,历经千年至寒河水涤荡,早已是至阴之气的载体。
    陈轻轻正需要这玄冥石中的至阴之气来淬炼自己的丹火。
    所幸玄冥石的买者并不多,陈轻轻顺利买下。
    “好了。我们快出去吧”李碎不欲多言,心中隐隐不安。此时拍卖场中的气氛已经越来越高涨,天空中的血月也越发诡异的鲜红。
    “糟了,师妹还没回来”叶南发现许玉芙依然没有回来。
    “她一向喜欢乱跑,不会又到拍卖场中玩去了吧”陈轻轻担心道。
    “我们快些去找她吧,不如分头行动,若是找到了她,就捏碎传音灵符,到拍卖场出口集合。”叶南担心师妹,不待说完就急冲冲进入人群。
    “叶道友······”李碎的声音轻易被场中的呼喝声吞没。
    “师兄,怎么了?”霍野来问。
    “这拍卖场太混乱了,而且,你们进来后难道没有试过,灵符根本不能用了吗?”李碎将自己身上的传音灵符捏碎,果然,霍野来身上的灵符并没有反应。
    “叶师弟太鲁莽了,现在咱们叁个绝不能再分开了”面具下传来陈轻轻蕴着忧愁的声音。
    此时突然场后传来一声含着威压和疯狂的啸声,听了只教人心惊胆寒。人群的热闹都被这啸声冻的为之一顿。随即又不知哪里有人喊道:“不好了,那只凶兽跑出来了”
    γúsんúщúм.℃òм 罗刹鬼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