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飞舟至清河

    女主她总是被操(仙侠 NP H) 作者:二氧化太
    飞舟至清河
    “你醒了?”霍野来朦胧间感觉到有温暖粗糙的触感在脸上划过。
    “我这是······”霍野来睁开眼,就看到沉意之好整以暇的坐在床榻边上,带着一惯的笑意看着她。
    “你该不会是失忆了吧?难道狼妖真的伤到你的脑子了?”沉意之谈身过来,好像这样才能看清楚她似的。
    “?”霍野来没有明白他的意思,还在怔忪着。
    “唉,娘子,你别怕,我是你夫君,咱们今日外出游玩,不料你被妖兽袭击,但是你放心,我一定······”沉意之俯下身来,边温言安慰,边给她整理鬓发。
    “沉兄,我没有失忆,不要拿我寻开心啦”霍野来侧过头,避开他的手。也打断了沉意之的胡编乱造。
    “怎么会,你没有失忆真是太好了”沉意之浑不在意,收回了手。
    要不是沉意之一脸的遗憾可惜,霍野来就真的要相信他的话了。
    “沉兄,多谢你又救了我。”霍野来想起来,那天晚上在拍卖会上她被狼妖袭击,从阶梯上跌落下去的时候,是沉意之接住了她。
    “你我之间,何须言谢。不过,说起来算上上一次帮你解蛊,我已经救了你两次······”沉意之顺手拿过一只灵果,兰花瓣样的手指纷飞,就将果子剥了皮。
    “这样的恩情,你若是不以身相许,岂不是说不过去?”沉意之将果子掰成几瓣。他柔柔的,黑黑的眼睛,定定的瞧着霍野来。
    直瞧的霍野来心里发毛。要是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指不定要惹出什么乱子,霍野来敏锐的转移了话题。
    “你知道我说不过你,还是不要拿我开玩笑了。对了,我们这是在哪?你见过我师兄他们了吗?”  霍野来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
    为了掩饰心中的尴尬,她试着起身,后背传来的痛楚却让她皱了眉。
    “你身上还有伤,小心一些。我不逗你了。”沉意之取过一个软垫,侧身为她放下。靠过来的那一刻,身上的冷香也随之靠近。
    霍野来几乎被他围在怀里。
    “你上次还叫我好哥哥,怎么这次又变得如此生疏?”他眼中带着戏谑的笑,又起身坐好。
    “我不叫,你就不回答我吗?”  霍野来小心翼翼的问。
    “你要是叫了,我就考虑考虑”沉意之拿起一瓣灵果,递到霍野来嘴边,作势要喂她。
    “好哥哥”  后面两个字被她叫得几不可闻。红潮爬上了霍野来的面颊,她急的忙吞下那小块灵果。
    这么羞耻的称号她再也叫不出口了。
    “咱们现在在去往清河的飞舟上,至于你师兄,我不知道。”  沉意之欣赏着面前少女羞恼的神态,心情前所未有的舒畅。
    各大主城都设有飞舟载渡,专门为凡人或着出行不便的修士提供往来方便。
    “清河?我们已经不在即墨城了吗?师兄他们先逃了出去,难道你没有在拍卖场外碰到他们吗?”
    霍野来没有想到,一醒来自己竟然已经上了飞舟。
    “你已经昏迷了两天,这飞舟早离即墨城千里万里了。我要到清河去访故友。至于你的师兄,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也许是那日狼妖作怪,人多,他们走散了吧。”沉意之又递过来一块灵果。
    “师兄一定要担心我了,沉兄,能不能让我到前面的停靠点下船,回去找我师兄他们”霍野来想到李碎此时也许会担心她,说不定还等在鬼市秘境里。
    “怎么,有我陪着你还不够,你还偏偏要回去找你的心上人?”沉意之依旧笑着,犹如隔着烟水的桃花般清俊。只是他把递出去的果子又收回来。
    “况且你这伤还没好,又怎么能回去呢?”  眼前的少女一再违逆他的心愿,换做是旁人,他绝不会给他们这么多机会。
    “那我先养好伤,再说这件事吧”霍野来觉出几分不对,不再明面上拒绝沉意之。大不了她自己偷偷下船便是,何必和他争一时的长短。
    “对了,我的储物袋呢,还有我的剑······”她才记起,那夜晚留剑被她插在狼妖的眼睛上,不知道下落如何了。还有师兄给她的那盏古铜莲灯,也被她收在储物袋里。
    “只怕是都跑丢了吧”  那收回去的灵果又被递过来,霍野来乖乖吃下去。
    “对了,为什么沉兄你那日会在拍卖场中?”她又想起先前在即墨城中,那夜他提灯来访的事情。顿时又觉得尴尬了几分,不敢再抬头看沉意之。
    此时暮色四合,窗户外丝丝缕缕的云雾被夕阳染成金黄色,比锦缎还要令人目眩神迷。
    “难道这拍卖场只有你们剑宗弟子能去吗?”  沉意之柔柔一笑,瞧出来她又开始害羞。不曾回答,轻轻将问题带了过去。
    他那天到鬼市拍卖场,自然还是为她而去。从来他看中的东西,就一定要拿到手,她也不会例外。
    那凶兽被他派人提前放开,本来想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没想到出了点岔子,好在最后成功圆了回来,总算没白费功夫,让她再记下这份情谊。
    至于她那个心上人师兄,带着两个伤患,再加上他特意命人送去的“照顾”,有没有命活着回到昆仑派,都未可知。
    飞舟至清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