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60.你图得是什么?

    女主她总是被操(仙侠 NP H) 作者:二氧化太
    160.你图得是什么?
    霍野来自己都说不清自己此时的心情。
    到底她是惊愕多一些,疑惑多一些,难堪多一些,还是伤心多一些——只有天知道。
    她只是强忍住心中的五味杂陈,扯出一个微笑。对着柳裴那张隽雅清丽的脸,轻轻唤了一声:“师兄。”
    而后侧身,对着姚明珠也是一声:“阿嫂。”
    明珠姑娘脸红的像朵海棠花,柳裴的脸色却铁青铁青。在沉夷之看来,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犹如他和霍野来。
    “我忽然顿悟,想起一式剑法该如何破开瓶颈。这就去试一试,便不打扰柳师兄和阿嫂叙旧。”
    霍野来觉得自己忍得很高明,还能如此得体有礼的道别,不伤及在场任何一人的面子。要是兄长知道,必定会抚掌大笑,夸赞她终于长大。
    她挎着剑,说走便走。
    待回到沉夷之的殿宇,真的就在高墙下舞起剑来。一剑流风一剑回雪,再有一剑冷清的红线剑招。待叁百式剑招重复使出来,她心里也就什么都不剩了。
    没有伤心,没有难堪,只有她的剑。
    碧瓦屋檐下的清俊男子拍掌喝彩。
    她舞了多久,沉夷之就看了多久。
    然而霍野来不领他的情,随手擦去额上的汗,收起晚留剑,便目不斜视从他身旁走过,自去屋中静坐修行。
    “来来,我好心来看你,怕你吃惊难过,你何以一眼也不看我?”
    然而脸皮厚如沉夷之怎么肯善罢甘休,身形一换,便黏在霍野来身侧,好似心魔境中的媚鬼一般,轻轻在她耳旁撩拨。
    霍野来叹气睁眼,含笑看他。
    “不要装了,以为我看不出你的得意?我不伤心,也不难过,你是不是很失望?”
    反正修行是不成了,她便从他好好找找乐子。
    沉夷之不动,霍野来便向前,按着他的肩推倒在白玉蒲团上。
    “见着我不需要你的安慰和怀抱,你一定惊讶至极,是不是?”
    沉夷之皱眉,敛了一双含情目,欲要张口,却被霍野来轻轻捂住嘴唇。
    “你闭嘴,听我说。”
    霍野来仿佛从那叁百剑式中得到了无穷的勇气,静静开口,就令沉夷之安稳下来,眨着眼睛看她。
    “你原来想着,在我面前戳穿师姐······不对,是师兄。在我面前戳穿师兄的隐瞒,还有明珠姑娘的身份,来让我伤心难过。然后你就能趁虚而入,来安慰我。也许你还会对我承诺,说你再也不会骗我哄我。是不是?”
    霍野来歪头笑,刚刚催使晚留剑时真气涌动,脸颊尚有些绯红。
    沉夷之瞧得心颤,喉结动了动,点点头,又伸舌去舔她手掌。
    然而霍野来不为所动,既未羞愤,也未收手,只仍然笑着问他:“沉城主,你如此费力,花心思在我一个小人物身上,图得到底是什么?”
    她问得认真,沉夷之在心里也答得认真。
    他图得是什么?当然是她了。
    霍野来却不需要他的回答。
    她又向前挪,直至跨坐在他腰上,方伸手去解自己衣衫。
    殿宇之外青天白日,殿宇之内白玉蒲团仙气天生,然而霍野来只一件一件,将自己身上的外衫小衣,同许多余的珠饰扔开。
    天光从不吝啬,从来都平等均常地光耀着世间万物。
    它既落在沉夷之紧皱的眉上,也落在殿宇外隽雅男子握紧的拳头上,同样落在浑身赤裸,青丝披散的霍野来身上。
    蒲团之上,美人未着寸缕,仿如白玉观音。
    160.你图得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