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页

    [综武侠]系统逼我中二 作者:缭之兮杜衡
    第20页
    陆小凤盯着各色饱含深意的眼光凑上去,低声道:“默默,你还清醒么?”
    林默脸一扬:“你这是什么话?我哪里看着像不清醒了?我一直梦想着成为天下第一剑客,你不要拦我决斗!”
    完犊子,鬼上头了!
    陆小凤在她耳边恶魔低语:“想想你欠的八千五百万两!”
    林默一激灵,贫穷使人清醒。
    “阎铁珊的珠光宝气阁也不比汴梁河堤便宜!”
    贫穷使人冷静。
    陆小凤拍拍林默的肩最后嘱咐:“收着点打。”
    林默点点头,把匕首收回去,跳到树上折了跟柔软而细长还带着绿叶的柳枝。
    苏少英看着柳枝,脸色简直比上面的叶子还要绿,咬牙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你给我的礼遇么!”
    林默叹了口气,环顾着阎铁珊的珠光宝气阁,琉璃为瓦玉为堂,廊腰缦回,檐牙高啄,一山一水无不精致,看得她在心里默默流下无产阶级的眼泪:“这儿的一草一木打坏了我都赔不起。”
    阎铁珊听得眼睛一亮,心思动了动。
    苏少英仿佛没听懂:“赔不起?赔?你缺钱?”
    多新鲜呐,你以为我挑大粪是出于爱好么?跑这么远是旅游来了么?还不是缺钱!
    “先说好。”林默道:“你要是伤了死了,或者出现什么心理障碍,我可不赔药费!”
    苏少英大喝一声冲上去:“少废话!看剑!”
    其实冲上去的时候他心里是窃喜的,柳条好,那么软的柳条打在身上能有多疼?况且她心有顾忌,像天地乖离那样的招式必然不会用,而他,苦练剑法十余年,难道还能输给柳条?
    林默告诉他,能。
    武装色硬化,柳条登时变得漆黑,像是刷上一层漆,铸上一片铁!
    兵刃相撞,竟擦出一片火花!
    苏少英的眼睛几乎要脱眶而出,在场之人的下巴也几乎砸了地。
    怎么回事?那是什么东西?刚刚,刚刚明明是一根再柔软不过的柳条啊!他们亲眼看着她从树上折下来的,为什么手腕一转就变成了铁棍?
    苏少英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的剑沉重,剑法刚猛,此时此刻却打出了残影,越打,冷汗就越多。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每一招每一式都被林默预判了!没错,就是预判,她比自己更清楚下一招会攻击什么部位,下一剑会刺向哪里,然后用比自己更快的速度挡回去。
    或许在外人看来,他是压着林默打,可实际上,他被林默带得乱了招式,乱了步伐,不得不越打越快。
    林默眼色微沉,嘴角勾起,“还不错嘛,那么,我要出手了。”
    苏少英失声道:“什……什么?”
    林默猛地挥出柳条:“一刀流,大振撼!”
    剑光浮野,剑气纵横!
    冷,寒彻九天的冷,像是死神骤临凡世,像是黄泉阴风吹荡人间。
    这一击没有杀气,而是威慑,一股让人从心底胆寒,让人骨头发冷的威慑。
    林默已出现在苏少英的身后,柳条褪去漆黑,变回了真正的柳条。
    苏少英倒在了地上,他并没有受伤,连一点油皮都没破,可他站不起来,他没法从那股极强的威慑中站起来,他的手在抖,腿也在抖抖,全身绵软。
    噼里啪啦,兵器掉了一地。
    没有人能在那一招之下还拿得稳兵器,也很少有人能站着。
    阎铁珊的武功很少,内功至少练了四十年,可他仍一屁股坐在地上,脸上的肥肉像是在跳舞。
    陆小凤擦了把冷汗,花满楼捂住狂跳的心脏。
    若是在今天之前还有人质疑一剑碎三十里河堤只是江湖传言,可今日之后,她将是所有剑客毕生都难以超越的顶峰!
    西门吹雪是站着的,乌鞘剑稳稳地拿在手里,云淡风轻,仿佛刚刚那道悍然无匹的剑气只是一阵不起眼的冷风。
    “告诉我你的名字。”他对林默道。
    他知道她叫林默,却不知道“他”的名字。
    林默微笑道:“罗罗诺亚.索隆,三刀流剑客。”脑中的系统响了一声,但被西门吹雪的声音盖过去了,可好感度三个字让林默心一颤,连忙补充一句:“是个男的。”
    西门吹雪道:“待此间事了,用他与我一战。”
    “他只剩了一个月的时间。”
    “可以。”
    说完,西门吹雪走了出去,没看任何人一眼。
    苏少英还瘫在地上,无论如何都爬不起来。
    ……
    阎铁珊方才还像个发了怒的雄狮,现在却温顺得像只绵羊,他满脸堆笑,分外温柔地跟陆小凤解释:
    “我曾经的确是大金鹏王朝的内库总管,也的确拿了一笔钱,但那笔钱是当初小王子送的,他早已没有了复国的志向,只让我们拿了钱各奔东西。那笔钱也并不多,我现在这些家底都是这些年辛辛苦苦赚来的!你若不信可以去问问其他两个人,也可以叫那个金鹏王来与我们对峙!”
    “凡事金鹏王朝的皇室后裔,足必生六趾,你到时可以好好留意一下,莫要叫人骗了。”
    阎铁珊说完,搓着手,笑容亲切又和蔼,他没有胡子,笑得像个弥勒佛。
    虽然他没听懂林默和西门吹雪之间的对话,但并不妨碍他对林默谦卑示好。
    第2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