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页

    钓系美人如何咳血手册 作者:危火
    第1页
    《钓系美人如何咳血手册》作者:危火【完结+番外】
    文案:
    世人皆知,天衍宗苍梧峰傲骨铮铮的拂知剑尊,违背伦常爱上了自己徒弟殷岭西。
    无数风月话本辗转茶楼酒肆,剑尊被人钉在引诱无辜单纯徒弟的耻辱柱上。
    却无人知晓,那被引诱的单纯徒弟,此时正吻了吻自己师尊眼角沁出的泪,满意的勾唇笑道:“师尊,辛苦了……”
    拂知抚上他的背,面色苍白的摇摇头,清冷的眼底带着柔色,“你真的心悦于我么?”
    殷岭西忽略自己心底的异样,假装深情道:“此生唯一。”
    拂知看着这个已经被自己收回了百分之八十还不自知的碎片,神色更温柔了。
    后来,殷岭西魔族皇室身份暴露,逃回魔族领地。
    拂知掐着点赶过来,正好听见
    “少皇殿下,不知道那拂知剑尊的滋味如何啊……”
    殷岭西语气慵懒,“不怎么样……和木头似的没意思,我腻味了就回来了。”
    下面的人哄堂大笑,“我刚还听说,那剑尊挨了剑阁十三刑,要离开师门来找我们殿下……”
    殷岭西神色骤变:“你说什”
    轰!魔宫大门被暴虐的灵力轰的粉碎。
    殷岭西抬头看去。
    狂风中,白衣染血满身血痕的师尊,神色冰冷到极点,剑锋森寒,“再说一遍。”
    面上人设不崩,拂知叹气,可算是可以收网了。
    *
    碎片二:毁欲×国师“乖。”
    碎片三:贪欲×逍遥医仙“别哭。”
    【食用指南。】
    1.攻是受灵魂的阴暗面碎片,自攻自受。
    2.戏精受,微万人迷,演戏满分,走肾不走心。
    3.受死遁离场。
    4.狗血海多。
    内容标签: https://www.po18e.vip/Tags_Nan/QingYouDuZhong.html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天作之合 仙侠https://www.po18e.vip/Tags_Nan/XiuZhen.html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拂知 ┃ 配角:很多 ┃ 其它:完结文《从垃圾堆爬出来后》请见专栏~
    一句话简介:自攻自受火葬场
    立意:正确对待自己的多面性
    第1卷 攻|略|色|欲
    第1章
    冥渊河东畔,无数魔族大军严阵以待,黑沉沉的魔气萦绕在空气里。
    大军前方,数十魔兵肃立,恭敬的抬着一巨大的帷帐。
    帷帐垂落黑红色的轻纱,随风飘动间,影影绰绰可见一个撑着下巴的慵懒身影。
    这身影不紧不慢道:“天衍宗那帮人,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有动静?”,声线天然带着一股风流多情。
    帷帐外立即有人道:“回少皇,探听的消息是,天衍宗迎战的人换了。”
    那声音嗤笑一声,“换成谁——”
    话音未落,一道银色的剑光自天边破晓而来!
    寒意沉沉的霸道剑气,带起冥渊河的黑水,怒浪涛天,汹涌百丈之上,却在眨眼之间就结成了冰。
    这道剑光分明是分神期的威压,魔族大军瞬间起了骚乱。
    狂风猎猎,百丈黑冰之上,伫立一道渊渟岳峙的身影,左手负在身后,右手持剑,白衣银袍袖边,明明长着一张容色极盛的脸,却偏偏被满身的淡漠压了三分。
    他眼神一扫,看着魔族大军前方的帷帐,剑锋一转,“天衍宗,苍梧峰峰主拂知,请魔族少皇赐教。”
    一语既出,当即在修真阵营激起波澜。
    “苍梧峰的拂知剑尊……不是说从没有出过天衍宗一步吗?”
    “谁说的?!百年之前一剑将十六鬼蜮挡在兰江山之外的,不就是拂知剑尊?”
    “……”
    片刻后,黑红的帷帐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挑开,黑色的长袍绣着暗金色的纹路,帷帐里出来的男人有着一双极其狭长的眼睛,看人的时候,就透着漫不经心的风流轻佻。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百丈黑冰之上神情冷淡的银袍剑尊,惯常散漫的神态此刻全部化成了近乎炽热的痴迷。
    属下提醒道:“少皇,这人的实力与您接近,属下建议您还是不要和他正面起冲突……”
    殷岭西恍如未觉,他低低的喟叹一声:“好诱人的味道……”
    他挥了挥手,只留下一句:“全军进攻。”
    说罢就化成一道流光,飞至半空,毫不含糊朝着冲他来的剑尊动手进攻。
    下方很快就混战起来,上方拂知和殷岭西已经交手了数十招。
    银色的冰冷剑气和张扬的魔气将黑沉的乌云搅的残乱,下方交战的人看不清乌云之上的战况,全部以为他们之间必定是高手过招,招招致人于死地,
    然而——
    拂知再次被近身,身后的男人仗着修为高他半分,不怕死的紧紧禁锢住他,凑着这几秒钟的时间,轻佻的在他修长的颈间留下了一个吻。
    耳鬓厮磨间,他不顾剑尊满身杀气,低叹道:“本皇不知,早有盛名的拂知剑尊,模样身段,竟是一寸寸长进了我心里,第一面,就勾的本皇心旌摇曳。”
    拂知耳尖染上殊丽的颜色,眼神冷如寒潭,他右手捏紧断尘剑的剑柄,灵力冲破禁锢,一剑狠狠划在殷岭西的小臂。
    殷岭西躲的迟了点,瞬间血流如注。
    拂知横剑,沉冷道:“滚。”
    殷岭西看着自己手臂上的血,玩味的抬了抬眉,刚想说什么,神色却忽的一变,眼神一眯,看向魔族领地的方向。
    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