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页

    钓系美人如何咳血手册 作者:危火
    第5页
    拂知在灵气充裕的寒潭中调息了一晚,至净骨的反噬勉强压了下去,只是修为尚且没有恢复,还是一成左右。
    彻底恢复,要到明日了。
    他手脚发软的从寒潭里出来,赤脚走到放衣服的地方,一件件穿好,银白的外袍干净平整,领口遮的严严实实。
    拂知没管尚且湿润的黑发,散在腰后,慢慢走出了禁地。
    他走的很慢,半分力气也提不起来,但神色冷淡的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
    走到禁地门口的时候,他踉跄了一下,下一秒就被人扶住了。
    头顶传来一声关切的询问——
    “师尊,您没事吧?”
    拂知愣了一下,搀住他小臂的手,掌心很烫,温度似乎一下子就传进了他心里。
    前所未有过的悸动像是细细密密的电流,心底有什么东西在迅速的生根发芽,慢慢的生出陌生又渴望的情绪。
    他抬头,一眼就撞进了一双毫不掩饰担忧之意的清澈瞳孔。
    他新收的徒弟朝气而纯粹,在初晨中,像是一捧极干净的阳光,轻易的就能照进心间。
    一向冷淡的剑尊忽的皱了皱眉,抬手放在心脏的位置,眼里闪过半分茫然。
    第3章
    拂知顿了下,抽回手,站稳:“我昨日说,明天才准回来。”
    殷岭西不好意思的挠头,“是这样的师尊,主峰里的师兄师姐们都要和我切磋,我比不过他们,又被打的很疼……就回来了。”
    他身上的衣服比去的时候看起来破烂不少。
    殷岭西歉意道:“师尊,我给您丢人了。”
    他往后藏了藏手,装装似羞愧,却不经意将手臂上青青紫紫的伤痕摆在拂知眼皮子底下,看起来扎眼的很。
    拂知心底某处极轻的被扯了一下,有些细微的疼。
    他玩味的体会了一下这种感觉,片刻后,将顾眠凉给他的药膏递过来,“拿去用。”
    殷岭西眼睛一弯,接过来,笑道:“谢谢师尊!”
    这笑容太招眼,拂知目光微微一停,随即移开视线,“明日开始,我教你心法,再去主峰的时候,就不会被欺负了。”
    接下来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拂知都在教导殷岭西修习。
    殷岭西也耐得住,半点雷池没越,早晨晚上各自请安一回,甚至动手做饭,让辟谷多年的拂知再次习惯每日三餐。
    若非他中间月圆的那一天来尝了些甜头,实打实的是一个本分的弟子了。
    ……
    夜已经深了。
    拂知站在窗边,看着还在树下温习新招式的弟子,目光一直专注的落在他身上,半分也没有偏移。
    心里悸动的感觉,这些天日益加深。
    这个刚收的徒弟天分的确是极好,许多地方一点就透,但是一些攻击进攻的姿势总是不得要领,他要贴近去教导才会好一些。
    但……姿势越亲近,他心底翻涌的陌生情绪就越清晰。
    很想再近一点,然后,再近一点。
    他因为至净骨的缘故,从没有离开苍梧峰太久,对世间情爱陌生的很,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殷岭西的身影一日日刻入心里,挥之不去,所思所想,皆系于一身。
    他素来冷清惯了,也擅长隐忍克制,这种陌生的情绪还没有直白的表现出来过。
    稀稀疏疏的叶子落在夜色里,殷岭西转身挥剑,剑尖直直的指向窗边立着的拂知。随即笑了笑,收剑,“师尊,我有进步吗?”
    拂知点了点头,“岭西,进来。”
    殷岭西应声进去,“师尊,有什么事交代吗?”
    拂知:“新弟子试炼快到了。”
    天衍宗的传统,新入门一月的弟子会有一个试炼,来检测他们这段时间的修习成果,有一定的危险,达到进一步精简弟子的目的。
    也就是说,这次试炼,肯定会有伤亡。
    殷岭西眼睛一弯:“师尊,我准备好了,不会给您丢人的!”
    拂知眉头微皱,似乎还想说什么,余光一瞥,却看见了角落里落了一本书,他顿了下,“那是你落下的?”
    “嗯?”殷岭西过去,将那本书捡了起来,疑道:“这个……好像是清云师兄的书,应该是他来这里打扫的时候,不小心落下的。”
    他随手一翻,随即愣住。
    这写着《吞https://www.po18e.vip/Tags_Nan/Dragon.html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龙十八决》的心法秘籍里,画着的竟是一幅幅极尽缠绵露骨的男子双修图。
    他身后传来一声询问:“怎么了?”
    声线仍旧是冷淡平静的,可明明昏睡时接吻的时候,也会溢出勾魂的呻吟。
    殷岭西眼神晦暗,摩挲了一下这‘秘籍’的纸页,嘴角隐约出现一抹笑。
    很快,他急忙转身,略显慌乱的将这本秘籍藏在身后,用了一个及其蹩脚的理由:“没什么师尊,就是一个正常的秘籍而已。”
    他这个样子,傻子都能看出来那本秘籍有问题。
    果不其然,拂知面色稍沉,“可是什么违禁的功法?”
    “不是的!”
    最近也有传言,曾有人在苍梧峰感应到过魔气,拂知眯眼,“拿来,若是清云真的有错,你就是在包庇他。”
    殷岭西抿唇,将自己藏起来的秘籍慢吞吞的放在了桌子上。
    烛光将拂知白皙的侧脸染上一层蜜色,他垂眸看着这秘籍,“吞龙十八决?”
    第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