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页

    钓系美人如何咳血手册 作者:危火
    第6页
    随即,修长的手指翻开了第一页。
    活色生香的画像直直的映入眼帘,泛黄的纸页和拂知的手指碰撞出别样欲色,勾的人移不开视线。
    拂知几不可查的顿了一下,片刻后,翻开了第二页。
    殷岭西仔细看着他的神色,却没发现半分波动:“师尊,不生气?”
    这些正道人士不是最讨厌这种东西了吗?
    除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之外,他还没见过自己这个师尊生气的样子呢。
    殷岭西觉得有些遗憾。
    下一秒,他听见拂知略带疑惑的声音:“为何生气?这秘籍我虽看不明白,但与魔族并无关联,就是这姿势,太奇怪了些……”
    他拧眉,眼底清清冷冷,但是纯粹的宛如月下寒潭,清澈见底。
    殷岭西微怔,随即难以言喻的愉悦宛如野火,转眼就成燎原之势。
    他勉强没让自己笑出来。
    怎么也没想到,他这个师尊,竟然单纯到这个地步,犹如不通情爱的白纸。
    这样冷情单纯的人,会因为欢情蛊爱上他,而他会一点一点的,将这张白纸染上情欲之色,让这张淡漠的脸露出欢愉或者隐忍。
    兴奋感让殷岭西的指尖微微颤栗,他轻声道:“师尊,这是一种修炼功法,你想知道吗?”
    拂知:“你且说说看。”
    殷岭西凑近道拂知耳畔,嘴角一勾,低低地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后退一步。
    拂知手指还停在图画之上,自指尖一寸寸僵住,很快,莹润的耳尖就漫上了绯红。
    素来静心修炼的剑尊显然是第一次知道这种事情,他被烫到了一样唰的收回了手,掩饰似的偏过头。
    半晌,紧绷着声线道:“……将这个东西还给他,不要再出现在这里了。”
    殷岭西笑了:“是,师尊。”
    他顺从地将这秘籍拿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那长身玉立的剑尊几不可查的低声问了一句,“……男子,和男子之间,也可以吗……”
    茫然的,带着一丝冷淡又缱绻的声音。
    殷岭西心跳不知为何漏了一拍,他回头看了一眼。
    片刻后,笃定的引导道:“当然,师尊,只要相爱。”
    咔哒。
    门关上了。
    等人走了,拂知才从一旁抽出些上好的宣纸,研磨提笔。
    阿软探头:“主人,你在干什么?”
    “哦,”拂知慢悠悠的勾勒出了一个人形,“那书上画的图案未免太过潦草,细节并不精细,我自己画一个,给我这乖徒儿。”
    阿软难以置信:“……?您怎么给啊?”
    拂知撑着下巴,笑了笑,“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以身作则,教着给。”
    ……
    天衍宗的新弟子试炼很快就到来了,由主峰首席弟子带领此次新入门弟子去往十六鬼蜮边缘之地,猎杀低等凶厉邪魂。
    十六鬼蜮自一百年前进攻修真界的却被打回去之后,就元气大伤,这一任的鬼王溪佑更是堪堪分神初期,窝在老巢不敢动弹。
    十六鬼蜮边缘常年徘徊厉鬼邪魂,没有什么大凶之物,倒是成了不少小辈的历练之所。
    拂知没有去送殷岭西,这种小试炼,他还不至于真的死在那里。
    他现在要担心的是另一件事。
    明日就又是月圆了。
    这次月圆和往常不同,是每隔十二年一次的阴年阴月阴时,月阴十分,阴气汇聚,是至净骨反噬最严重的一回。
    十二年一次,次次犹如碎魂刮骨重生。
    往常的月圆反噬,阿软可以帮他压下去,但是这一次不行。
    这个世界虽然是他掌管之下的一个高等世界,但他不是以神域之主的身份来到这里,而是平白捏造了一个身份。
    世界意识为了维持稳定,虽然不敢真的抹杀掉他,但也战战兢兢的象征性的给他下了一些限制。
    拂知接受良好,毕竟比起他在神渊受过的痛,这里相当于小打小闹了。
    是夜。
    阴气汇聚满月。
    苍梧峰所有禁制全数开启,知晓内情的各峰峰主以及顾眠凉,都将灵识锁定在苍梧峰上,一旦里面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会以最快的时间赶去。
    寒潭中央,拂知身后的至净骨剑光越来越亮,碎骨裂魂之痛一寸寸侵袭着感官,如今没有外人,他用不着演戏,脸上看不出半分痛色,安安静静的盘腿坐在里面。
    阿软从他神识里飞出来,忠实地守在他身边。
    蓝盈盈的团子紧张兮兮的看着自己主人。
    它一直跟在主人身边,自然知道他的性子。
    平日里懒洋洋喊疼的时候,那是在无聊的耍人,但它也总配合着去给主人呼呼。
    但是要是真的疼了,主人反而会像现在这样,看不出半点动静。
    阿软围着拂知转了一圈,整个团子都愁扁了。
    拂知眉头忽的一皱,紧接着睁开眼,他面色苍白,捂唇咳了一声,殷红的血迹滴滴答答的落进寒潭里,眨眼就晕散了。
    阿软:“主人!”
    它连忙给拂知舒缓他体内紊乱的灵力。
    “主人,刚才怎么了,你心境有波动?”
    拂知没说话,他抬起右手,指尖有一道银色的灵线蜿蜒着伸向十六鬼蜮的方向,很快,这银色的弟子契,就变成了血一样不详的红色。
    第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