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3页

    钓系美人如何咳血手册 作者:危火
    第13页
    这像是一双执棋落子的手,此时却拿着童趣非常的糖人。
    拂知接过糖人,“不必了。”
    他第一次融进凡尘人间,不适应这种吵闹的环境和鲜活的烟火气,显得格格不入,声音也有点紧绷。
    他被殷岭西带来这里之后,过了没多久,人就没影了,只让他在这里等糖人做好。
    现在做好了,他还没有回来。
    剑尊微微拧眉,捏着糖人站在原处,有点无所适从。
    或许他本就不应该心软,答应殷岭西出来。
    眼下他自己不知道跑去哪里去玩,将他一个人丢在这里,简直……
    剑尊薄唇微抿,心中些许憋闷。
    但很快他就察觉了自己这种异样的情绪。
    他抬手按了按自己的心口,生气?
    他……生气了?因为自己的徒弟将他扔在这里?
    长身玉立的公子不知道再想什么,静默了片刻,像是没了耐心,捏紧了糖人,转身离开了这个摊子。
    小商贩还叫他:“——嗳,公子,您一个人回去,小心啊,别被人撞到。”
    月圆之夜,拂知尽量少动用灵气,只用一点灵识感应着周围的情况避免撞到别人,因此没有察觉到有几个登徒子已经盯上了他,远远地坠在他身后。
    他上了一座拱桥,想去个角落御剑离开,却冷不丁撞进了一个温热的胸膛——
    “师…哥,你想去哪啊?”
    熟悉的含笑声线,但是又和平日有点不同,竟显出一丝蛊惑的风流。
    拂知拿着糖人的手一僵。
    这声师哥叫出来,像是有人拿着小钩子在他心底挠了挠。
    原本顾眠凉是给他下了禁止下山的禁令的,但他若是想下山,办法自然多得是。为了遮掩一些,他二人今夜的身份是下山游玩的师哥和师弟。
    拂知不自在的向后退了一步,下一秒却又被揽着腰肢重新拉了回去!
    两人腰腹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
    “!”
    几个乱窜的小孩子跌跌撞撞的从他二人旁边跑过去,差点就撞倒了他。
    他耳边传来一声低低的关切,微热的吐息落在他脖颈:“师哥,小心些啊……”
    扣住他腰部的手指极紧,热感一下就穿透了衣料,酥麻的痒意自心间传到手指。欢情蛊越来越成熟,蔓延开的愉悦感让人忍不住颤栗。
    拂知神色仍旧冷淡,却不自觉的微向后仰,腰部弯成一个极美的柔韧弧度,偏了偏头,薄纱斗笠掩住了他脸侧的热意。
    他愠怒:“……放开。”
    殷岭西慢慢地放开了他,眼尾凌厉阴寒地瞥了一下跟在拂知身后,意图不轨的几个风流浪子,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和满满的占有欲。
    后者打了个哆嗦,忙不迭地溜走了。
    他娘的!原本以为是个落单的眼盲美人,谁料身边还守着这样一条凶残的等着吃肉的狼!
    殷岭西眯了眯眼,这才收回了视线。
    他将拂知从桥上带下去,牵着他的袖子往河边走。
    “师哥,我不是说了吗,让你在糖人铺子那等我,怎么一个人乱走,丢了怎么办?”
    他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还有,你现在看不见,要万事小心,身边好人不少,但是坏人也不少……”
    来河边放花灯的人不少,他找了个相对安静的位置才停下来,蹲下来伸手拨了拨河水,笑道:“师哥之前见过花灯吗?”
    良久,没有等到回答。
    他微微诧异,抬头看过去。
    拂知安静的站在一旁,习惯握剑的右手在身后负着,潋滟的河水映着他的影子,长长的斗笠被微风吹起,不染纤尘。
    这是……生气了?
    殷岭西挑眉,“师哥,我刚才是怕你被撞倒,所以才有点莽撞了,你别生气。”
    拂知:“我没生气。”
    他顿了下,又道:“你方才去哪了?”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孤身一人在热闹里待着的时候,确实觉得无所适从。
    话音刚落,他手里的糖人就被咬走,同时殷岭西塞给他了一个花状的物品。
    拂知一愣,手指摩挲了下:“这是?”
    “花灯,”殷岭西咬下一块糖,笑的招人,“白色的莲花灯,我亲手在花灯铺子做的,有点拙劣,但是肯定是独一无二的,师哥不要嫌弃啊。”
    独一无二的。
    “为什么要送我?”
    殷岭西神思有些飘远,“这个啊……我阿娘说,上元节亲手制作花灯,送给最重要的人,这样许下的愿望才会灵验。”
    拂知拿着花灯的手不由得小心了几分,心里泛起了些波澜。
    “师哥……”殷岭西抬眼看他,走进,撩起斗笠的薄纱,掌心握住拂知托着莲花的手,声音温柔极了,含着甜入肺腑的深情。
    他珍重万分地道:“师哥,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人。”
    拂知只觉得被握住的地方僵硬的厉害,他心跳失了往日的平缓,酸胀的满足感充盈在心间。
    他从未经历过情爱,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一遇到自己这个徒弟,就像是走火入魔了一样。
    拂知缓缓的将自己的手抽出来。
    殷岭西眼神一闪,顺着这个力道松开他。
    “岭西。”拂知微微偏头,风将斗笠吹起来,他嘴角淡淡的勾起一抹笑意,恍如仙人一下子有了烟火气,声音微柔。
    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