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6页

    钓系美人如何咳血手册 作者:危火
    第16页
    铮——
    理智尽数崩毁。
    剑尊冷冽的眼睛里渐渐弥漫了些茫然雾气。
    不染纤尘的剑尊,第一次尝到人间情爱。
    这个魔头帮他捅破了这层雾蒙蒙的窗户纸,他才发现,发现他心悦自己的小徒弟。
    但是,在知晓的这一刻,他却在梦境里……
    月色西沉,一声呻吟都未曾有过的剑尊,在想明白之后,心头陡然浮起钝痛。
    影影绰绰的床幔里,溢出了一声破碎的呢喃。
    “岭…西……”
    ******
    黎明的光跃上寒潭。
    昏迷了一整夜的拂知眼睫一颤。
    他极缓的睁开眼,瞳孔有些涣散。
    眼前一片漆黑,他还是看不见。
    许久,他才渐渐地从梦境里抽离出来,紧接着,脸上神色越来越冷,眼底都像是结了一层刺骨的寒霜。
    浓郁的香味,黑色的锁链,暗红的锦缎,似乎都不是那么清晰了。
    但他记得桎梏在他腰上的手,炽热,难以逃脱。
    一次又一次的拽着他的脚踝,把他拖回来。
    剑尊心里的怒意越来越盛。
    嗡——
    断尘剑相应主人的心意,登时铮鸣一声!
    冰寒的剑气震荡开来,轰的一声在寒潭激起层浪!
    水珠落在地上,瞬间就结成了冰,冰霜蔓延出去很远,一旁耐寒的灵植覆盖上了一层霜雪。
    拂知闭了闭眼,声音极淡,偏偏带着沉怒的杀意。
    “魔族,少皇。”
    那缕极淡的魔气消失在禁地之后,拂知识海里的阿软才道:“主人,走了,现在安全。”
    拂知脸上的怒容收敛,慢条斯理的靠在潭边,慵懒又愉悦。
    他眯了眯细细回想了一下梦里的场景,满意的笑了下。
    阿软小声道:“主人,您在梦境里被欺负的好惨啊……”
    “不啊……”拂知将黑绸再次系上,懒洋洋的,“虽然只是做梦,但挺舒服的……他伺候的很好。”
    阿软:?
    它一个团子不太懂舒服这两个字,于是默了默,“主人,他编织这个梦干什么?”
    拂知指尖轻敲,“他在催熟欢情蛊。”
    “欢情蛊正常成熟,只会让人情根深种,若是经过催熟,中子蛊的人,会心甘情愿的将自己奉献给爱人。”
    “他迫不及待了,应该……是上古束魔阵那里有变故,他要挖我的骨。”
    真是不乖的灵魂碎片。
    拂知踏出寒潭,不紧不慢的穿好衣服,悠悠道:“走吧,去会一会这头刚尝了肉味的饿狼。”
    第9章
    反噬之夜刚过,又在梦里经历了这种屈辱的事情,拂知的脸色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他在寒潭里浸了一夜,浑身又冷又凉,黑绸映的肤色更加苍白。
    拂知刚刚推开了自己竹屋的门,就听到脚步声,紧接着后面传来自己徒弟关切的声音——
    “师尊,您还好吗?”
    拂知一顿。
    这才反应过来,他昨天并没有让殷岭西离开苍梧峰。
    这一声清澈的师尊,和昨日梦境里魔头叫他的那声师尊截然不同,可他似乎就回到了昨晚。
    魔头的轻佻的声音仍在耳畔:“……剑尊说谎呢,你不是喜欢你徒弟吗?”
    拂知扶住门框,另一只手慢慢攥紧。
    一时间,向来冷静自持的剑尊竟有些无法面对他这个乖巧单纯的弟子。
    他……竟对自己的弟子有这样的念头。
    拂知踏步进去,冷淡道:“无事。”
    却是连头也不敢回。
    然而身上没有几分力气,他情绪起伏之下,竟晕了一瞬,脚下踉跄。
    紧接着就被人搀住了。
    殷岭西双手紧紧扶住他:“师尊小心!”
    温热的掌心贴在冰凉的肌肤上,几乎是瞬间就燃烧成了烫人的温度。
    拂知看不见,触感就更加敏锐。
    这双手,和昨晚梦境里桎梏在他腰上的手……
    剑尊脸上骤然一变,猛地挥开,冷怒道:“滚!”
    啪!的一声脆响。
    拂知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指尖在轻微的发颤。
    空气静默了一会儿。
    片刻后,他才听见自己徒儿委屈茫然的声音:“师尊,我只是想扶你一下……”
    拂知一僵。
    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过激了。
    他缓了口气,强自绷住声线,有些疲惫的挥了挥手。
    “抱歉,为师……失态了。”
    他听见自己徒弟说了声没事,然后又乖巧的过来扶住他,在他耳边道:“没事,师尊只是,太累了。”
    太累了。
    这三个字他声音放的很轻,宛如情人温存的呢喃。
    剑尊呼吸稍顿。
    殷岭西眼神闪了闪,嘴角愉悦的勾起来,他感觉出来自己怀里的人很僵硬,却假装像什么都没发现似的。
    他恭顺地将拂知搀到床边,甚至帮他脱了长靴。
    知晓分寸,懂得礼节,一丝也没有逾越。
    等到拂知回神的时候,殷岭西道:“师尊好好休息,徒儿先退下了。”
    拂知下意识道:“等一下。”
    殷岭西回头:“怎么了师尊?”
    相貌冷峻的剑尊薄唇微抿,眉头也不自觉的拧了起来,像是在思索到底该不该问心里藏着的一句话。
    第1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