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7页

    钓系美人如何咳血手册 作者:危火
    第17页
    片刻后,他犹豫道:“你……”
    “你有…心悦之人吗?”
    过了会。
    他才听见自己的徒弟很温柔地笑了一声,很不好意思道——
    “有啊。”
    拂知顿了下,才道:“这样啊。”
    “嗯,他是个很好的人,是我想一辈子都放在心里,相守终生的人。”
    “师尊,您有心上人吗?”
    心间泛起密密匝匝的窒闷。
    拂知安静了会儿,偏头冷淡道:“……没有。”
    直到殷岭西安分的退出去很久,他浑身上下才松了力道。
    掌心握得太紧,已经被指甲掐出来了一点血痕。
    ……他的弟子有喜欢的人。
    ******
    第二日,拂知修为恢复。
    他没有再用殷岭西做的早膳,甚至狠下心不去听他的恳求,兀自离开了一贯居住的后山竹屋,重新回到了苍梧峰大殿。
    冰冷厚重的殿门被风雪吹刮,殿内没有丝毫人气。
    淡淡的安神香在角落里燃着,只有安静的落子声。
    拂知又落下一子,道:“师兄,来我这里,除了看望,还有什么事吗?”
    棋盘上有灵力刻出来的纹路,他即使看不见,也能感应到棋局走势。
    他对面坐着一个面貌清雅的人,一身蓝衣,腰间挂着算子。
    海生平闻言挑了挑眉:“怎么,没事师兄就不能来看看你了?”
    他是拂知的三师兄,天机峰峰主,常年游历在外,观天象悟天道,一手推演之术神乎其技,千金难求一挂。
    “之前听说你反噬昏迷了将近半个月,我紧赶慢赶才回来,这么不欢迎师兄啊?真没良心。”声音温和含笑。
    拂知无奈:“师兄。”
    “好好,不逗你了,”海生平笑道,他抚上腰间的算子,信手摸了几颗,“这次来找你,确实还有两件事。”
    他眉间的笑敛了几分,微微严肃:“前些日子,路途无聊,我给你起了一卦。”
    拂知落子的动作一顿,“哦?”
    他推演着棋盘的走势,显然不是很在意,等海生平接着走了一步之后,又捻起一子,“命数向来难测,师兄不必费心。”
    拂知的命盘算不透,海生平算了无数卦,也才隐约有一点感应。
    大多数都是四子散,天机掩,无法摸透,不可揣测。
    海生平难得有点愁虑,“我此次算的不是你的命盘。”
    拂知执子欲落,随口道:“师兄算的什么?”
    海生平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道:“师弟,你……是不是有心悦之人了?”
    啪嗒!
    拂知指尖轻颤,黑子直直落在棋盘之上,将原本清晰的局势搅乱,随后又弹起,当当当的滚出去老远。
    声音在安静空荡的大殿内显得极其刺耳。
    安神香的袅袅香线,像是被大殿内微变的气氛惊了一下,极轻的抖了抖。
    海生平一双透彻的眼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那落出去的黑子。
    片刻后,拂知收回手,被黑绸挡住的眼睛看不见神色,他淡声道:“师兄何出此言。”
    海生平双指一抬,用灵力将那枚弹出去的黑子收回来,在指尖摩挲了一下,旋即笑了笑,放在拂知手边。
    “我前些日子算出,你修的这无尘道上,竟生出了一抹浮着的无根红线。”
    “这无根红线一出,你原本的修道之路上,就陡然岔开了另一条道,且这条道——极窄,极黑。”
    海生平缓声道:“师弟,无根红线,当断则断。”
    红线,有三种情况,一种归天道掌控,是为天定之缘,无论如何都会走到一起。
    第二种是自生红线,两个人相互喜欢,羁绊越来越深的时候,也会产生红线。
    而第三种,就是无根红线。
    缥缈若烟沙浮尘,散而不聚。
    它是强求出来的缘分,纠葛不清的孽缘,一旦沉陷其中,能挣脱者少之又少。
    拂知手指微蜷。
    无根红线。
    他喜欢自己徒弟,自然违背伦常,是孽缘也理所应当。
    “师兄误会了,我没有心上人。”
    拂知面色如常,将海生平放在一旁的黑子丢进棋篓,随即手一挥,混乱的棋盘变得空荡荡。
    海生平看他这副模样,心底的忧虑稍稍散了几分。
    他这师弟向来单纯冷清,且命格难测,说不定,这次是他算错了。
    不过,这件事等他回了天机峰,还要借助灵器算一遍再下定论。
    “你没有最好。”
    海生平暂且将这件事按下,他挑眉:“再来一局?”
    拂知颔首。
    笃笃笃——
    两人正欲接着下一盘的时候,大殿的门被敲响了。
    海生平看向拂知:“……你那徒弟?”
    “嗯。”
    冷冷淡淡。
    “不是说,你之前的反噬就是为了他么?”海生平笑了笑,“怎么现在不让人进来啊?”
    “太吵。”
    “呦,闹别扭了?”
    “没有。”
    海生平了然:“那就是闹别扭了。”
    拂知:“……”
    “你是我们几个看着长大的,掌门师兄也真是的,硬是给你塞了个徒弟,明明你自己照顾自己都够呛,”他摇了摇头,将手里的棋子一扔,施施然起身。
    第1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