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9页

    钓系美人如何咳血手册 作者:危火
    第19页
    殷岭西犹如猎食的狼,蛰伏时机已到,他悄无声息咬上了拂知淡红色的薄唇。
    拂知瞳孔一缩。
    他……他是他的师尊!
    殷岭西……殷岭西他怎么敢?!
    被吻的失神的剑尊终于找回了自己的理智。
    冷不丁想起来,殷岭西前几日和他说他有心上人的时候,声音里不容忽视的柔情……
    剑尊心里却蓦的生出钝痛的涩意。
    殷岭西,是把他当成了他那个心上人吗……
    拂知指尖猛地攥紧,偏过头,一把将殷岭西推开。
    他踉踉跄跄地站起来,一贯冷静自持的人衣衫散乱,薄唇上有被咬出来的伤痕,与他身上的清冷一起缠绵成最勾魂的美人图。
    眼上覆着的黑绸衬着白玉般的脸,显出几分疏离的易碎感。
    拂知喘息了几声,难掩狼狈,声音却又冷又怒:“混账!”
    作者有话要说:
    表面:
    剑尊面沉如水:“混账!”
    实际:
    知知眼尾微弯:“小混账……”
    第10章
    这一声冰冷的怒斥,唤回了殷岭西的一点神志。
    他掩去眼里的暗色,像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的,痛苦的蜷缩起身子,低低呢喃——
    “难受…师尊…我好疼……”
    “我好疼……”
    刚才恨不得将人吞吃入腹的狠劲消失殆尽,可怜极了。
    拂知气息不稳,听见殷岭西的声音,下意识的又上前一步,可下一秒又猛地顿住。
    “……”
    他指尖慢慢攥紧,在掌心掐出月牙形的痕迹。
    唇瓣上灼热的刺痛感化成绵密的细针,又酸又涨的刺入心里。
    自从前几日他知道殷岭西有心悦之人之后,就一直对他避而不见。
    这是他自己心里生了妄念,没有必要再将他清白单纯的弟子扯进来。他以为自己躲着就能避开。但是这无根红线生出来的孽缘,却不是这么容易就能避过去的。
    拂知不过是愣神了片刻,蜷缩在地上的殷岭西情况就急转直下,他瞳孔的颜色愈加暗沉,浑身一颤,竟又呕出一口血来,紊乱的灵气更加暴虐。
    殷岭西微微睁开眼,挣扎着朝拂知的方向伸手,声音沙哑,嘴里反反复复只有一个字:“…疼……”
    拂知叹了口气,终是妥协了,再次过来,沉默着将殷岭西扶起来坐好,然后自己一撩衣摆,坐在他的对面。
    “抱元守一,净灵台。”
    冷冷清清的声音显然不足以唤醒殷岭西的神志,拂知只好又靠近了一些,修长的手指抵在殷岭西的肩上,继续用灵力缓慢的理顺他体内的乱流。
    第一次梳理被迫中断,殷岭西现在已经有走火入魔的症状,所以这第二次万万不可以再次断开。
    拂知薄唇微抿,收敛了心里纷乱的思绪,神色认真。
    渐渐地,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走火入魔’的单纯弟子,像是没有安全感一样,朝着拂知慢慢靠过来。
    拂知输送灵力的掌心用了几分力,冷淡道:“莫要乱动,你……”
    殷岭西抱紧了他。
    “……”
    拂知沉默垂首,任由殷岭西抱着。
    等到殷岭西身体的状况平稳下来,拂知才将另一只手抬起来,然后对着殷岭西的后颈——
    狠狠一劈!
    殷岭西一僵,顿时卸了力气,倒在他肩上。
    两人离得极近,发丝纠缠在一起。
    冷如天上寒月的剑尊静坐,半边脸藏在阴影里,看不清神色。良久,他才将殷岭西搀起来,扶到自己的寝宫。
    昏睡了的黑衣少年躺在床上,拂知在床边站了许久,才几不可查的叹息一声,生疏的替他拉好被子,弯腰的时候,他伸出手碰了碰殷岭西的额头,探得无事之后方才收回。
    似乎犹觉不够,拂知走之前在这里布下了一个方便探知殷岭西情况的附灵阵,才去了外间休息。
    门关上之后,‘昏睡’了的乖徒弟就睁开了眼,他慢慢地坐起来,手指无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那里似乎还残留着拂知手指微凉的温度和特殊的冷香。
    “……”
    殷岭西垂下眼。
    床边盈盈运转的附灵阵和身上盖着的被子,似乎将刚才的他故意营造出来的浓情冲淡了,只剩下几分空荡的静谧。
    ——
    另一边,拂知刚刚到了外间,就听见自己神识里软叽叽的报告。
    【阿软:目前碎片回收度,百分之四十五。】
    拂知关上门,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
    阿软从他神识飞出来,好奇:“主人,你刚才干嘛打晕他啊?继续下去收回度肯定会更高啊。”
    拂知笑了笑,“错了,我若让他继续下去,收回度绝对不会又一丝一毫的变化。”
    阿软茫然:“啊?”
    拂知乐为人师,举了个通俗易懂的例子给自家团子解释。
    “若你想吃一块肉,这块肉很容易就吃到了,且想吃几次就吃几次,你得到了满足,可还会一直想着这块肉?”
    阿软老老实实摇头。
    拂知挑眉:“若这块肉在你眼前一直晃,可你偏偏吃不到,你又如何?”
    阿软若有所思:“我会越来越想吃……”
    拂知将自己眼上的黑绸解下来,眼前雾蒙蒙的,隐约可以看清一些影子了。
    第1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