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页

    钓系美人如何咳血手册 作者:危火
    第20页
    他眼底含笑,伸手轻抚了一下颈间的纷乱红糜的咬痕,清冷的声音莫名带着几分蛊惑的意味。
    “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被当成博弈的砝码,但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比如一具有诱惑力的身体,再比如……”
    他将黑绸在自己指尖缠绕了一圈,微微勾唇,“虚无缥缈的真情。”
    ******
    第二日,拂知一打开门,就察觉到了殷岭西的气息。
    殷岭西面色愧疚的站在外面,手里捧着盛着早膳的木盘。
    他看到看到拂知开门之后,眼神一亮,上前半步,满脸羞愧:“师尊……昨夜是弟子修为不精,才导致走火入魔,言行举止多有莽撞……还请师尊勿怪!”
    拂知刚刚睡醒,衣服只挑了一件简单的披在身上,墨发未束,散在身后。
    他颈侧的咬痕抹了灵药,消退了不少,只剩下了零星的红痕,不细看倒是看不出来。
    拂知伸手拢了拢外衫,偏过头,半晌,低声道:“……你记得昨夜发生了什么?”
    殷岭西:“记得一点……”
    他声音羞愧,却唇边却扬起一抹笑,恶劣地想着
    ——当然记得清清楚楚。
    拂知无意识地收紧手指,片刻后,冷声道:“此事不必再说,也不可与旁人说。”
    即使是无意的,传出去之后,师徒乱伦的骂名就说不清了,他无所谓名声,也不在乎这些,但是殷岭西尚且年轻,这些东西万万沾不得。
    他拧眉,刚想再嘱咐几句,就听见一声熟悉的轻笑自殿外传来,很快,这声音的主人就到了殿内——
    “阿拂,伤养的如何了?”
    一青衫白发的男子用手中的玉箫挑开殿中轻纱,踏步进来,看清拂知和殷岭西两人之间的情态之后,稍微一顿,不着痕迹地眯了眯眼。
    拂知向他颔首:“小师叔。”
    殷岭西皱眉打量了一下顾眠凉,然后低声道:“见过师叔祖。”
    顾眠凉眉梢一挑,却没应声,将人忽视了个彻底,他微微抬眼,“阿拂,你怎的歇在外间了?”
    不待拂知想好怎么回答,他又极其自然的走上前来,将殷岭西隔开,伸出手,微微低头,替拂知拢了拢肩上的外袍,随后将掖在里面的发丝温柔的撩出来,无奈的叹了口气。
    “阿拂,你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叫我如何放心。”
    出乎殷岭西意料的,他这素来冷淡不喜旁人靠近的师尊,竟然意外地安静。
    他忽的想起来他刚刚拜入拂知门下的那一天,去青竹山找他的时候,就是这个叫顾眠凉的男人,姿态与拂知非常亲近暧昧。
    顾眠凉笑了笑,“走吧,去你的寝宫。”
    他十分熟稔地朝着拂知房间走过去。
    拂知面色无奈,犹豫了一下,跟了上去。
    他们之间似乎有种相处已久的默契存在,不需要多说,就能明了对方想做什么。
    殷岭西紧了紧手里的木盘,发出极轻的喀喀声,他默不作声地跟着进了寝宫。
    顾眠凉将拂知按在镜前,自己掏出了一把精巧的白玉梳,骨节分明的手指收拢了一下拂知的头发,温柔的给他束起来。
    手指穿过发丝的感觉很舒适。
    拂知安安静静地坐着,开口道:“麻烦小师叔了。”
    “你从小就是我照看,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顾眠凉眼神含笑,慢条斯理地给他束好发丝,垂下眼的时候,却瞥见了拂知颈侧残留的零星红痕。
    这红痕细小,不仔细看一点也看不出来。
    顾眠凉看了片刻,敏锐地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他手指一顿。
    随后眯起眼,抬手覆了上去,指腹按在上面。
    半晌,他轻柔道:“阿拂近日……去了哪些地方,或者遇见什么人了?”
    拂知被他梳的舒服,心里懒洋洋地回答,没遇见什么人,只遇见了疯狗。
    面上却不显,他偏头避开顾眠凉的手,道:“未曾。”
    说着就要站起来。
    顾眠凉一手按住他的肩膀,又将他按了回去。
    他掩去眼底的犹疑晦暗,微微一笑,将白玉梳收起来,又拿出一小罐药膏,取出来些抹在拂知颈侧的红痕上,姿态亲昵。
    药膏冰凉的触感冷不丁的袭来,拂知下意识躲了一下。
    “小师叔?”
    “阿拂颈侧有些小伤痕,我处理一下。”
    拂知身体几不可查的一顿,瞬间就想起了昨晚,耳尖腾起微醺的红意,他有些不自在地抿了抿唇,不再多言。
    殷岭西仍旧端着木盘站在旁边,脸上的笑已经消失殆尽。
    自这男人来了之后,他这师尊就像是将他忘了一般。
    他眯眼看着眼前这一幕——
    青衫白发的俊美男子在模样冷淡的剑尊身后温言浅笑,二人一立一坐,前面的镜子映着他们仿佛天生契合的身影,宛如一幅春潮轻拥冬雪的画卷,默契融洽的容不得任何人插足。
    【阿软:碎片收回度百分之四十六。】
    拂知唇角掠过一抹笑。
    很快,殷岭西的声音就打破了他们二人之间的氛围——
    “师尊,给您准备的早膳要冷了。”
    这一声之后,顾眠凉清晰地察觉到拂知身体紧绷了一瞬,声音也有些不自然。
    “嗯,为师知道了,你暂且放在桌上。”
    第2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