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3枷锁

    宾利缓缓驶入华府。
    别墅门口,两人看到了江婉,她拉着一个行李箱,看起来是回来取东西的。
    “爸爸,你先放我下来。”苏蔓解开副驾驶座的安全带,“我要去和江婉说几句话。”
    “蔓蔓。”男人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微微一紧。
    “不是我和爸爸的事情。”苏蔓附身“吧唧”亲了他一口,软软地解释道,“是江家那边的事情。”
    苏宴嗯了一声,没有多问,把车停稳,解开车锁。
    苏蔓太敏锐,甚至有超乎同龄人的理智,所以苏宴才总是放心不下。
    宾利消失在地库的入口。
    苏蔓走到江婉的身后,“江婉,你等一下。”
    女人似乎一点也不介意自己的女儿直呼名字,缓缓转身,“什么事?”
    “你出轨了。”
    江婉拉着行李箱的手指一紧,面无表情道,“你胡说什么。”
    “你一直都是这幅清高的样子。”苏蔓靠近她,一字一句说,“但是你被那个糟老头压在车上,和他舌吻的时候,可没有这么矜持。”
    江婉回避了她的视线,静默无声。
    苏蔓看到了?
    那天他送她回来收拾东西,压着她在车头接吻,甚至把手伸进把她的裙摆……
    “我和苏宴……是开放式婚姻。”江婉坦白道,“所以他大可以在外面找女人玩。”
    就算没有这个约定,凭他苏家长子嫡孙的身份,什么女人不能玩?
    苏宴恨这场门当户对的联姻,她江婉难道不是吗?
    “他不会。”苏蔓说,“他不会找到一个有家室的人,而这个人还是和他差了二十岁的博导。”
    江婉神情有了松动。
    苏蔓在她耳边继续,“背着你的师母,偷偷和你的老师上床的感觉,肯定很刺激吧。”
    江婉听不得她的话,有些发怒地扇了她一巴掌,“苏蔓,我是你妈妈!  ”
    “你不是,苏蔓只有爸爸。”苏蔓说,“在这种时候提这两个字,你不觉得自己虚伪吗?”
    “所以你到底想做什么?”江婉回过神,意识到自己至少不应该动手打她,“为了你爸爸毁了我的前途事业?”
    “我不会那样伤害爸爸。”苏蔓斩钉截铁地说,“我希望你再也不要回到这栋房子里。”
    曝光这种事情,只会伤害苏宴的名声,她才没有那么蠢。
    “蔓蔓。”男人的声音从她斜后方传来。
    爸爸在叫她的名字,他的声音那么好听,竟然也可以一下子搅动她眼底的泪意。
    被江婉狠狠甩了一耳光的委屈倏地就全部涌上心间,她缓缓转身,小声地叫了一声爸爸。
    苏宴鹰眸一深,捏起她的小下巴,看到了她脸颊上完整的巴掌印,他扫了江婉一眼,一言不发地搂过苏蔓的腰肢,穿过她的腿弯,把她打横抱起。
    大步离开。
    “爸爸……是什么时候来的?”她怕他听到她对江婉说的那些话。
    男人回答“蔓蔓只有爸爸”,他从句开始才听到她们的对话。
    “爸爸要是稍微再早来一点点就好了。”苏蔓松了一口气,拿没有受伤的那半边脸在他胸口蹭蹭,“这样就可以像电视里拍的那样,挡住打我的坏人。”
    苏宴闻言,把怀里的小家伙搂得更紧,“江婉为什么打你?”
    “唔……可能是因为嫉妒我长得比她好看,毕竟我属于美若天仙那种的。”苏蔓感受着他的体温,回抱着男人的脖颈。
    心想,江婉最多算个落落大方,她肯定是觉得自己配不起苏宴。
    否则为什么放着这么完美的男人不爱,去找个又老又丑的糟老头?
    呕。
    “没了?”男人显然不信。
    “嗯……”苏蔓拖着尾音想。
    爸爸这么聪明,她哪次撒谎都能被他看出来。
    “我说她不配妈妈这两个字,她就……打我了。”苏蔓如实道。
    “那以后我们就不见她,好不好?”苏宴心头发软,语气里都染上宠溺。
    女孩像小奶猫一样嗯了一声。
    只是,她的视线一直盯着男人不断滚动的喉结,突然觉得有羽毛在挠她的心尖。
    ……
    别墅,厨房。
    苏宴把她放到岛台上做好,从冰箱里拿出冰袋,包上白色纱布,放轻动作给她冰敷。
    刚碰到一点点,女孩就娇气地叫出声,“痛呀……。”
    苏蔓坐在岛台上,身高才能正好和苏宴平齐。
    她瞧见,男人的喉结又滚动一轮。
    心痒痒。
    “娇气包。”苏宴单手撑着料理台的边缘,倾身往女孩已经肿起来的那侧脸蛋上吹气,“这样疼不疼?”
    他在苏蔓最调皮的那段时间,都没有舍得动手扇过她巴掌。
    “再吹吹……”她鼓着腮帮子说。
    爸爸像小时候一样,在给她呼呼小脸蛋。
    她还没有开口,他就主动帮她呼呼了!
    苏蔓心情好到一塌糊涂,她歪着小脑袋——
    重重嘬亲了一口男人的喉结,发出响亮的声响。
    最后,还不知足地用小舌头舔了一下那个突起,她说,“我只有爸爸,永远永远只爱爸爸。”
    只爱他,永远不会有别人。
    苏宴完全不知道,他此时的神情几乎快要化成水一般的柔。
    他扶着女孩毛茸茸的后脑勺,闭眼小心翼翼地吻上那片红痕,一颗一颗的吻,如细雨一般温柔而坚定地落下。
    苏蔓眨巴着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爸爸的嘴唇好烫。
    比呼呼出来的空气更烫,也没有呼呼舒服,甚至让她的伤口重新发痛。
    但她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自己好像更喜欢被爸爸这样对待。
    她用藕白嫩滑的双臂抱紧男人精健而有力的腰背,主动把粉唇附上他的薄唇。
    循着梦里的记忆,女孩大胆地想去撬开男人的齿,再把小粉舌也探进去。
    “宝贝。”苏宴倏地睁开眼睛,勾着细腰把她放倒,“这种事情应该让男人主动。”
    内心嘈杂……像是来自深海的声音——
    【你最爱的宝贝受委屈了,需要很多安慰。】
    【再陪她叁个月,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了,为什么不珍惜?】
    【女儿又怎么样,没有人会比你更懂得去宠爱和保护她……不是吗?  】
    【是你自己告诉她的,最爱公主的不是王子,而是国王!  她不过16岁,就要抛弃她?】
    【别离开,她是一个缺爱的小孩,用余生守着她,不让她再受到任何欺负,不好吗?】
    【她单纯到不通世故,会被野男人骗走!  吃干抹净!  这就是你希望看到的?】
    【试着去引导她,让她像你一样,只是换一种方式爱你……】
    【放她走,你必是孤独终老。】
    【就是现在,去吻她!你为什么看不透她喜欢你的亲吻啊!  】
    【道德枷锁从来都如此,所以就是对的吗?不是没有人挣脱的……】
    【别劝了,他连和她做爱都只敢在脑子里想,只会虚张声势吓唬小孩子而已。】
    【须弥芥子,远走高飞,无人指斥。】
    【……】
    “蔓蔓喜不喜欢爸爸吻你?”苏蔓把手指穿插入她的发梢,捏住她的后颈。
    “喜欢的……”她眼眸闪了闪,小声嘤咛。
    男人的腰身一挤进她的腿间,就被两条细白的长腿缠住,像是爬墙的藤蔓。
    “我也喜欢。”
    男人低头用力覆上她的粉唇,舌头撬开她的牙齿长驱直入,占有欲十足地勾起她羞怯怯的香舌,把自己的气息与她交换。
    狂风暴雨似的吻。
    她的心脏跳动得过快,快不属于自己,而是叫嚣着通过接吻跳进男人的身体里。
    苏蔓的耳朵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到纠缠的唇舌上,她睁开眼睛,男人投入而温柔的神情落入她的眼底。
    良久。
    苏宴抵着她的额,微微喘着,手指抚上女孩水润红肿的唇角,在她娇娇的喘息过后,再次低下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