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6

    星河学院下午五点放学时刻,言言照着平时一样前往社团,路过楼梯时听到有学生在讨论认识的人。
    是篮球社的男生打起架来,说是起了争执,等言言跑到体育室的时候正好见到厉承安和一个队员打起来,正压着对方揍,而他自己脸上也全是鼻青脸肿。
    “这是怎么回事?”言言冷静询问在一旁的其他人。
    “这个人说何逸天练球时常失误,出言不逊说不如跟社长自荐当正选,这厉承安也是不满正选球员的位置被轻视才跟他争执起来,说来这个一年级的也是奇怪,我们虽然能明白一直坐冷板凳的滋味不好受,可是也是知道实力差距的。”
    言言点了点头,来到正在扭打的二人身边,旁观的人都惊呼起来,有些佩服她的胆子。
    她拍了拍两人的肩,他们都停下来看着她。
    言言略微弯腰,直顺的长发不经意散落一撮垂到身前:“停下吧,有什么疑问在这里靠篮球决胜负,而且亚夫,这次的正选选拔是社长亲自挑选的最佳组合,如果你有争议可以等下去找他,靠拳头并不能决定什么。”
    亚夫正是那位胆大的敢和厉承安争执叫板的冷板凳一年级男孩,他脸上愣了一下,最后点头答应下来,被言言的气势唬住,不再说什么,乖乖起身抱着篮球练习去了。
    在亚夫走后,地上坐着的厉承安咧开嘴,呲牙嘴脸的摸着俊脸上的伤。
    篮球社的众人只见经理三言两语就将冲突化解,顿时更明觉厉,等到训练开始社长罕见来迟,魏一铭来后大家才知道他发了高烧,纷纷关怀起来,他每个礼貌回答,就是没见刚才分明大声说要找魏一铭讨要正选位置的亚夫凑上去。
    训练结束后,在摆放体育器材的仓库中言言正独自一人整理篮球,忽然视线闯入一双洁白的手臂,来者帮忙起她,言言抬眸见到何逸天。
    何逸天不知道是不是训练结束的关系,那张俊秀的脸上全是一片潮红,支支吾吾:“那、那个,谢谢你啊,帮了承安,其实他人真的不坏,只是爱替人出头,刚刚就是为了我。”
    “??还有吗?”
    “?”
    “你还有要说的吗?”
    何逸天脸上的通红更加深了:“谢谢你为了我去劝架啊??”
    显然认为言言的举动是为了他,看着他的模样,言言想恶作剧了。
    少女忽然放下手边的动作,将手中的篮球抛回球架里头,忽地双手靠背凑近到少年面前,唇边勾起一抹甜美的微笑,星眸弯弯闪耀,脸上的梨涡可爱淘气,将何逸天逼的连连后退,直到撞上置物架,一只腿来到他的双腿之间逼近。
    “这么有自信啊?我是为了你?”她笑了笑,侧着脸娇娇看他,手指划过他白嫩的脸庞,轻声道:“难道就不能是为了其他人吗?”
    她的眼神勾人,见到的人魂魄像都能被勾去,眼底波澜不止。
    他揪紧短球裤,喉咙咽了咽,裤子都被抓皱了,看着他害羞的样子,打闹他玩乐的少女“噗赤”一笑,不再闹他。
    两人视线对望,其中的感情明白的令人不敢直视。
    没有发现在外头有一角校裙划过。
    整理完后已经过了一段时间,等走出仓库后有还没来得及回家的队员,有人来到何逸天身边,手肘抵在他胸膛,调笑起来:“何逸天,刚才我见有一个女生找你呢!你小子桃花不错啊!”
    何逸天一脸懵逼,惹得周围男生不甘大喊他藏秘密。
    靠近门口的位置,厉承安坐着系着鞋带,拉着书包的模样一看就知道要回家,忽然上边光线被遮住,看到来到面前的言言。
    言言指了指他的脸,然后提起左手拿着的医药箱:“一起回家?路上正好帮你擦药。”
    夕阳将路上两人的影子拉的斜长,厉承安身上已经被治疗过,斜瞄了身旁的言言一眼,有些莫名紧张。
    停下了脚步,却见她未察觉一直在走,急得唤她:“喂!”
    见到她看过来,他搔了搔头,“谢啦!”
    他别扭的样子真是少见,言言好心情的弯起嘴角:“不客气。毕竟你也是为了队里的秩序。”
    她罕见的笑颜美丽又夺目,让看着的厉承安脸色一红,不自然地转头不看她,却见她书包外的挂饰。
    那是有次何逸天在班上傻笑着拿着的,上课都在看着那个小东西,显然是被送给了她。
    “??那是逸天送的。”
    言言顺着他的目光,提起书包,水晶兔子的挂饰一摇一摆,兔子抱着胡萝卜吃着呢,模样小巧又可爱,一脸理所当然挑眉:“对啊!”
    厉承安有些窝火,虽然不明白为什么。
    “真是什么人送的你都收!”他语气阴阳怪气,手臂一蹭脸上的汗水,却在摸到脸上被她贴的OK蹦时停顿下来。
    被他的话一堵,言言心气不顺,一不注意只见到厉承安广阔的后背,连忙跟着上去。
    “那是你兄弟!你说的好像我收礼的人是乱七八糟的对象??”
    “你本来就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送都收!听说我们伟大的校花课桌里每天都被塞满了食物、玫瑰??”
    两人相并着肩行走,一路拌嘴,好一对欢喜冤家,身边路过的行人都没一人打断他们的争执,男帅女俏,配合染红的街道,像一张风景照。
    他们以为的吵架,却没察觉两人的关系因为争吵而贴近了许多,对彼此的印象也有些好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