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6、互相吃醋H

    魏一铭对她有性冲动!
    言言怔忡着小脸,有些不可置信,拿着扫把在空无一人的教室内做值日生,今天开始正好是她和纪子睿一起做值日。
    正是放课后的教室,橘色的阳光洒在窗边的矮桌,矮桌上的花瓶熠熠发光。
    “喂!你最近是什么意思?真的和老大他交往了?他是人气偶像,选择做他女友,你还真是有胆量,也不怕被暗算。”纪子睿暗下眼,擦着黑板。
    “那也比某人好,不认识的人告白就跟她交往,搞得好像多饥渴似的。”言言语气有点冲,和平时的模样不太一样。
    只要一想到他们靠在一块儿的画面,心里很不舒服。
    家里书桌抽屉躺着的手作书签,这一刻一直在脑中回放。
    纪子睿擦拭的动作一顿,整个表情怔住,关言言的这种语气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她也是会用这种语气说话的,对方平时的温柔美好像是表面的假象,其实自从校园网事件后他就常常在想,能够做出劈腿多男的女生,真的是他一直认为的“关言言”吗?
    他们所有人看到的、认识的,就真的是她的本性吗?
    会不会她一直都在隐藏?
    “你很在意吗?”
    言言扫地的动作一停。
    “你是不是在吃醋?”
    不可置信的瞪大眼,她看向讲台的少年,对方正好停下手边的动作,朝着她走来。
    在她的前方停住,抬手按住她握着的扫把,拉了拉系得有些紧的领带:“你的这种模样真稀奇。”
    他靠近她的脸庞,轻轻坏笑:“不过我很喜欢。”
    “啊!”言言轻叫出声,少年刚刚伸舌舔了她的耳朵!
    “做什么呢你?这么青涩的表情,你不会还没H过吧?”他抱着她,开始动手拆解她的校服。
    “怎么会呢?”她握住他揉着胸部的手,眨了美眸看他,“我和天佑做了。”
    不可否认,刚刚的表情,她是吃醋了。
    可是为什么要让纪子睿知道呢?
    看着纪子睿愣住的表情,一瞬间眼神变得愤怒,言言心里有种莫名的快感。
    纪子睿是她的初恋。
    高一在奥数竞赛场上相遇,他的解题风姿就让自己有些着迷,之后朝自己告白的模样让她小鹿乱撞,在那一刻言言心里明白了,她爱上了他,这很危险。
    她从来就有好好管住自己的心,那一次却失守了,不过就算有了喜欢的男生,言言还是不服输,凭什么有了喜欢的人就得变得患得患失?她从来都是想要的东西一定紧紧抓住的人。
    不管是钱还是男人,只要她想,一切都能成功。
    被妒火中烧的男人一瞬间拉到了教室讲台上的讲桌底下,他们两人的身影被大大的桌子遮掩,就算有什么人从窗外望进来,也不能轻易看到的角度。
    纪子睿将言言抱到两腿之间,从后方环抱着她娇弱的身子,一只手伸进裙子里开始做坏,那双眼里一片漆黑,看不清表情,神色有些莫名,带着些微的吃味表情,像是对着她和凌天佑有了那层关系而不爽。
    言言在他看不到的时候勾唇一笑,转瞬表情又变了,又娇又害怕,抚上纪子睿在她身下亵玩的手。
    她娇喘出声:“不要!”
    少年的手指拨开了阻碍的丝质内裤,没有阻挡的掐弄花蒂,那颗小蒂被揉弄的逐渐发硬,“很有感觉嘛??我就让你这么舒服吗?比你男友如何?”
    “你好坏!”她的双眸被泪水浸湿,按住他的手像要制止,却不知愈是反抗愈能激发男人的征服欲作祟!
    一根手指插入了阴道,带出响亮的水音一声高过一声,通道被刺激的一收一缩,每每手指的抽离媚肉都不舍它离开,紧紧夹住,而再度插入又贪婪吸住,见到这模样他再增加手指,从原本的一根变成了叁根。
    “啊??嗯??不要!讨厌。”她渐渐温度升高,被他的爱抚弄得快感频频,在一次抽插的间隙,少女悄然露出一张心动的表情,纪子睿一愣,被她的样子看得身下一硬。
    感受高潮了来临,言言蹬腿的时候假装不经意蹭过他的性器。
    纪子睿手指插穴的动作逐渐加快,在她高潮下迅速抽离沾染爱液的手,很快拉下身下的装束,撩上言言的红色百折校裙,耸腰一插入顶。
    “嘶??”紧致的花穴依依不舍的攀附入内的肉棒,他的双手抱着她的腰肢,开始顶胯激烈插穴。
    言言一想到被喜欢的人吃醋着占有,心理和身体的双重快感勾得她此刻无法自拔,扭起腰肢回应身下男生的热情。
    “啊!你这妖精!吃完天佑的鸡巴还不够,还吃上我的,说!”肉棒重重加大一撞,“谁肏得你舒服?是我还是他?”
    他的语气酸气冲天,肏着好友的女友小穴还不知贪婪的妄想能拥有。
    “嗯??当然是天佑!啊??他是我男友??”她颤声说着,小穴被鸡巴弄得胀胀的,不知危险的继续刺激他。
    “该死!噢!好舒服。操!也不看看你现在被谁压着肏穴?嗯?还敢说天佑操得你比较爽?”肏穴的动作有技巧的在一个敏感突起上加快攻击,敏感的G点被肏弄,言言开始啜泣。
    纪子睿加重力道:“说啊?谁肏得你舒服?你最想每天被谁肏到高潮?”
    “是你,一直都是你,我想被子睿每天肏到高潮。”
    白光一闪,高潮要来了,言言表情一慌,“不要内射!”
    最后的冲刺中,两人一同攀上高潮,他故意将精液射进她里面,看着她楚楚可怜的美态,纪子睿却觉得内心充斥快慰。
    他起身,穿好裤子,帅气的脸上好心情一片,低头看着缩在桌下的她,“真想看到老大发现精液的模样。”
    他悠悠哉哉的样子和她惊慌失措的模样成两个鲜明对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