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7、美人的视觉冲击

    W市虽然不比首都的S市繁荣,但是也有自己发展的指标,两个市区相隔邻里而已,但是W市靠近沿岸,有美丽的海岸线还有观光区闻名。
    这次的练习赛举办的场地由水城高中提供,为期有一周,密集的训练能够让彼此的队伍战力快速提升。
    星河学院的篮球队全部人员都在大巴车上,但却有一些不是篮球队的成员,这次的练习赛社长魏一铭很是重视,于是言言张贴了招募后勤打杂的海报,有了许多女生报名。
    其中就属六班的童瑛最合言言的意,对方认认真真的做好本职工作,不会像很多女生抱着不纯的目的来混日子,虽然她说报名原因是为了认识关言言,让言言有些疑惑,后来才知道原来她很崇拜常常赢过她成绩的自己。
    她们很奇妙的成了朋友,几乎无话不谈。
    虽然是朋友,可是大巴上的座位还是依照比赛目的作为安排,言言作为战术指导的重要人士被安排在了队长的附近,但由于言言现在只要一看到魏一铭的脸就会不自在想到那天他们发生的尴尬,于是她自告奋勇选择坐在厉承安旁边,就在魏一铭的左后方,这不也挺近的吗?
    于是言言的右边是靠窗的厉承安,前面是魏一铭左边的空位,后边是坐着何逸天,几乎队伍的叁大战力包围着她。
    车上很多人没说话,但都暗自觉得言言敢坐在厉承安旁边真是胆大,这个厉少可是不好惹的主呢,仗着家世在17班几乎是横着走的状态,何况人家和魏一铭偏偏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竹马?何逸天也是,他们叁个在同一个大院一起玩到大,豪门的铁哥们,一人生气,叁人出气。
    不敢惹、不好惹、想要命呢。
    何况校花不是还绿了人家兄弟吗?前男友还在后座呢,盯着她的背影眼神都要烧穿了。
    言言如何察觉不到何逸天紧迫盯人的视线?她只是暂时没心情和他聊,一想到和他接触沐槿妍会来搭话,她就觉得烦!没看到沐槿妍为了跟着何逸天专程报名后勤工作吗?她现在就坐在后排一直看着她和何逸天,防得跟家里进了贼一样,简直有毛病。
    “这次星河和水城美其名曰对外称是练习赛,其实和训练无疑,毕竟再不提升实力,在Inter  High上很难夺下冠军,社长你也是知道的,日曜和月峰这两个强劲的对手,实在难缠!”
    由于昨日和纪子睿在教室的疯狂,言言的星河校服被染上男生的全部秽物,一时没办法穿了,于是穿了便服,今天一到水城高校就得立马举行开场赛,所以第一天大巴上所有人都穿着校服,更显得言言的便服穿着眼前一亮。
    言言今天穿了一身一字领露肩荷叶袖红短裙,由于领口有些宽大,那双细白的双肩完全露出,在她做出任何动作都会若隐若现让人想窥探似乎会随时露出的肌肤,而她本人真的很适合红色系的搭配,配上那头黑长发更显得视觉冲击,发尾被卷成了波浪造型,散发时总时带着别样的浪漫。
    她将垂到眼前碍眼的发丝别到耳后,继续和魏一铭讨论接下来的攻防战准备,没察觉除了何逸天,就连厉承安都一直偷看她。
    水城高中的室内篮球场上,少年们运球、灌篮的动作整齐合一,训练有素,可以说今年有望成为一匹黑马,谁规定全国高中的篮球就星河、月峰、日曜这叁所称霸了?今年他们就决定杀出重围!
    一个个知道等下星河队伍就来,篮球队的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毕竟能联系到强队练习,这机率很是难得。
    “嘿,大家猜等下星河的王牌是谁?”
    “我记得他们4号、6号、8号最难搞,既然他们队长是4号,我就押注4号王牌!”
    “那我押注6号!”
    “我8号!”
    在所有人的叫唤下,忽然有人开口:“不过我听说星河的王牌是他们的女经理诶?”
    “诶?女经理?谁啊?”
    “不知道??听说在S市很有名,名字叫关言言。”
    他的话一出,瞬间发现很多运球的球员都停下了动作。
    有人一起朝一个男生望去,那是他们水城的王牌。
    少年动作一顿,表情有着一丝微妙,其实不只他,细心的话就能发现很多在场的人都有。
    “是星河!他们来了!”
    球场上的少年们这时一同朝体育馆的大门口看去,星河的队伍来了,他们很明显已经换好球衣,比赛要开始了。
    随着比赛场上裁判的指示,两方人马整列,但是水城这边的关注全是在一个女生的身上。
    少女穿着搭配又纯又欲,黑色的长卷发不经意间随着垂头的动作滑落下香肩,落到了胸前锁骨前,露出的肌肤又白又雪嫩,荷叶袖摆与卷发发型的穿搭更显得气质又纯美,黑与红的强烈视觉冲击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她此刻正坐在一张椅子上,左手支着头,右手握住椅子左侧的扶手,慵懒看向他们,因为动作的原因,右边较为宽松的衣领不经意间垂落得更下面,露出雪白的大片肌肤,更加诱惑使人迷醉,美的惊心动魄,扑闪着大眼,掀起眼皮一瞥,被她眼神扫射过的男人全部整脸爆红,眼神游移漂浮不定。
    红色真的很适合她,更衬得美人肤白胜雪,红唇烈焰,她翘着腿,一摇一晃,腿上那双白低跟凉鞋露出的脚趾可爱诱人。
    在场很多水城那边的男生有人第一次见到此等美人,很多都不住捂住鼻子,防止鼻血流出。
    厉承安见到很多男生这么下流,对着她发情,心里很窝火,迈着大步朝言言走去,一把搂过她,利眸一扫那群男生:“朝谁的女人发情呢!再看老子等下在球场上要他好看!”
    言言有些无语,说得好像她是他的人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