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20、庙会

    晚上庙会的人群拥挤,灯火采撷,热闹非凡。
    言言穿着一身淡粉的樱花色系和服,后发全被挽上去,发髻上的发簪垂下桃色流苏,流苏上有着好看盛开的花朵,每走一步都摇曳生姿。
    水城高中那些人在一边怂恿起来,闹着要有人拔头筹去把星河的女经理拐来。
    “子城,你从刚才开始怎么一直看手机呢?你女神不要了?我看到星河的队长去牵她的手了!”那人哇哇大叫,感觉比刘子城本人更加惋惜。
    刘子城神秘一笑:“我约了老大,老大答应今晚会来玩的,这不,在赶来的路上吗?”
    “老大要来?”有些以前的同学惊喜出声,他们在明池初中那时叁年可是都跟随一位超级强者,老大的拳头从来没人可以比拟,无论吃喝玩乐都是带着大家。
    “是啊!他在路上呢!”刘子城也很兴奋,自从老大初叁那年突然奋发念书考得比他们这群人都好,不然现在大家都在一个学校,哪轮得到这么想他?这么久不见,很多中学时候的回忆纷纷涌上,叁年的时光,太多难忘的回忆了。
    “啊!刘子城,你个白痴,班长都被星河的拐跑了!是谁说要告白的?”叶昊阳来了时候正好看到魏一铭和言言跑走的身影,来不及跟上就消失。
    刘子城揉了一下被叶昊阳揍得脑袋,反驳:“老大要来了!我也不是故意看丢的??”
    “就算我今晚真的告白了,也会得罪老大,我可不干!”刘子城低声嘟囔,没人听见他这句话,都忙着找女生去了。
    魏一铭和言言两人看着面具摊,上面有许多稀奇古怪的样式,魏一铭发现言言是个很奇特的女孩,喜欢的东西都与一般女孩子不太相同。
    言言手执粉色流苏小团扇,与身上的樱花色系和服相配,衬得她面若桃花,她眨巴着眼,拿起一个狐狸面具,好奇摆弄。
    摊贩老板眼巴巴看着美女光顾,可拿在手上半天就是不肯付钱,有些无奈。
    言言察觉到魏一铭的视线,她无辜说:“我身上没钱。”所以早就做好打算不能买任何东西的觉悟了!
    有些依依不舍放下手中可爱的狐狸面具,但却被魏一铭手按住,只见他从口袋掏出皮包,抽出钞票替她付了钱。
    言言很开心,星眸都笑得闪闪发亮,那张艳若桃李的脸上扯出满足的笑容,梨涡可爱的凹陷,魏一铭也似乎被她传染了,微笑起来。
    摊贩老板看着眼前的俊男美女赶紧送出另一副狐狸面具交到魏一铭手上,谁让这位有钱人让他不必找零,这么好做的生意他开心想送什么就什么!
    言言手上的是红狐狸面具,魏一铭拿着的是黑狐狸,言言玩心起来嘲笑他:“这么黑的狐狸,可讨不到老婆啦!”
    “这不有个红狐狸就在旁边吗?”
    言言一愣,转头时流苏摇晃,发出细碎的响声,看着少年红发下那双黑狐狸面具里的赤眸,有些搞不清,魏一铭是在调戏她吗?
    “不用怀疑。”少年轻笑,弯腰凑到她的耳边,低声:“我在告白。”
    “!!!”
    “呵。”魏一铭被言言的样子逗笑,“这么吃惊?”
    “不是啊??我??”言言羞红了脸,虽然隐隐约约有感觉到魏一铭对她有好感,可是这么直白就说出来?
    “我知道你和凌天佑在交往。”
    她脑袋一空,只听见他最后一句话。
    “没关系,就让我一直单恋你就好。”
    言言心里一紧,她手抓住魏一铭的手,着急道:“谁要你的单恋了?为什么不交往?”
    魏一铭一怔,时间过了些许,他沉吟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手指抚平少女有些凌乱的浏海,赤瞳盯着许久后,抬起她的下颌,弯下了腰吻去,言言顺势垫脚回应。
    画面唯美,男生搂着女生的细腰,弯腰索吻,女生仰头如吞剑的动作接纳。
    犹如一对璧人。
    “逸天,你在看什么啊?”沐槿妍摇着何逸天的胳膊,奈何对方不肯回答,她不甘想瞧去,却被少年的背影遮住。
    “你到底在看什么?这么专注?”沐槿妍很不开心,自从交往后何逸天没当过一回称职的男友,总是很常发呆,像丢了魂。
    何逸天摇了摇头,沐槿妍哼了一声,不再看他,赌气自己拿玩具枪射击玩偶,自己玩去了,她要测试看看他会不会主动认错!
    谁知等了半天转头看时,哪里还有何逸天的影子!
    言言手拿着一只断了鞋带的木屐,步伐蹒跚走到无人的草皮上坐去,刚才和魏一铭逛到一半人潮忽然变大,他们被人潮冲散了。
    她低叹着撑头抱膝而坐,微风徐徐吹来,黑色浏海如波浪般起伏不断,何逸天走来正好撞见她回望的模样,那浏海下的黑瞳深邃而迷离,引人探寻。
    “怎么了?”何逸天蹲在她的脚边,抬起少女纤足搭上自己的大腿上,温柔替她将扭伤的部分揉捏按摩。
    “和队长走散了。”
    她一如既往对他很是冷淡,不,是变得更冷了。
    自从和沐槿妍在一起后,她就对他更是不理睬。
    何逸天忽略心里的抽疼,脸上扯出微笑,“你和老大在一起了吗?和凌天佑准备分手了?我刚才看到你和老大在接吻。”
    谁知言言摇头,那双美眸映出理所当然的情绪:“我和魏一铭准备偷情,瞒着天佑。”
    何逸天没有太过讶异,愈是接触她,愈是渐渐暸解她的想法跟一般人与众不同,他不忍搬出其他意见来驳斥她的荒谬言论。
    揉了许久脚踝,言言觉得舒服多了,准备离开,却被何逸天挡住。
    “你就对我这么反感?和我待在一块也觉得讨厌吗?”
    “好吧,看在你替我疗伤的份上,我给你奖励。”言言拿何逸天这副可怜的表情没什么办法,手探到他的胯下,一把抓住他的肉棒,揉弄起来。
    “啊??你??”酥麻的快感从性器传到脑里,何逸天忍下这舒服的快感,将肉棒从言言小手中夺回:“你的奖励就是替男人做这种事?”
    言言柔美一笑,“不舒服吗?你很喜欢不是吗?”
    “操!”何逸天生气起来,这个女人从来就是这样,好像对待什么都游刃有余,“你就这么随便对待自己身体?不会保护自己吗?是个男人都能肏你是吗?”
    言言表情愣愣看着何逸天罕见朝她发飙。
    “还有,你到底知不知道别人的心情感受?你难道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和沐槿妍交往吗?我就是为了看你能不能为我吃醋,哪怕你的反应能多一点,我的心里也能安慰自己,我们当初的交往不是我一个人的自作多情!”结果她总是让他失望,他痛苦,她却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任何云彩。
    只有他一个人认真。
    现在还能一脸无所谓调戏他,她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心!
    言言茫然的看着何逸天跑远的背影,低头一脸落寞,她望着自己的掌心发呆。
    可是,她不知道啊??正常的情绪该有什么反应。
    烟火从夜空一角飞升到天空炸开,漾开一圈又一圈的花火,美丽又热闹,却显得言言背影有些寂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