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央视一姐的淫奴生活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第七章

    ~`精;`|在~`

    ");

    ('董卿被带回度假小屋时,已经是天微微亮。这整夜,小马换了好几个地方和她做爱,山顶的凉亭,半山腰的树林,山下的草地……董卿路下山,就是路被奸淫的过程,回去时虽然穿上了白色紧身短裙,可是上身的毛衣里面,乳房上都布满了精液,这是乳交的结果,下体的两个洞是片狼藉,不知道经历了少轮的性交和肛奸,大腿上的黑丝袜都是自己的淫水和小马的阳精,而董卿穿着的金色高跟鞋里,也是布满了小马的精液,这是在山下的草地上,小马脱下了她的高跟鞋,用她的黑丝脚夹住阳具足交的结果,精液留在了董卿的黑丝足底,然后直接套上金色高跟鞋……董卿走回小屋的路上,双脚滑腻腻地直打滑,这就是浸泡了精液的效果。

    回到了房间,董卿被轻轻推就倒在了床上了,刚刚闭眼,就感觉阴道内又插入了阳具。小马的精力出奇的旺盛,在房间内,他就直接将董卿的白色紧身短裙撩到腰间,将肉棒插了进去,压着董卿的身体,又次的抽插。

    这个时候电话响了,小马拿起手机,笑了:“是我姥爷的电话,不知道又有什幺好事了,可能是她想你的风骚肉体了吧!”董卿嗯嗯地呻吟着,在床上被小马压着,随着小马的抽插,身体前后左右地晃动着。在迷迷糊糊中,她依稀听着什幺货已经快到,让小马下午在家里等着收货之类的话。

    吃过了午饭,终于玩够了董卿的身体,小马带着她离开了度假山庄。董卿暗暗庆幸自己戴上了太阳镜和丝巾后没有被人认出来,走出来的路自己却是战战兢兢,没有穿内裤而换上了肉色连裤丝袜的她下体却已经塞入了电动阳具,被裤袜裆部兜住后,电动阳具深深插入自己的性器内部,然后穿上了黑色紧身毛衣和白色紧身裙,金色高跟鞋内的精液已经干涸,可是自己穿上鞋后,足底的体温让鞋子又变得有些湿滑。

    慢慢走出小屋后,小马恶作剧地打开了电动阳具的开关,董卿在阳具的肆虐下,不得不夹紧了双腿,走路时不但显得笨拙,而且还忍不住扭动着自己的丰满翘臀,当身边的游客和服务员忍不住大量自己这样性感的美女时,董卿心底阵阵的害怕,生怕被人认出来,那就真是身败名裂了!

    走到大门口时,自己下体穿出来的嗡嗡声,似乎引起了个小孩子的注意,董卿赶忙走出来希望远离路人的视线。那个小女孩似乎想要过来看个究竟,可是好奇的孩子被她妈妈快速拉走,那个母亲定发现了我裙底的秘密,认为我是个无耻的女人!董卿心里悲哀地想着,却又忍不住感到阵莫名地刺激,就这样被小马带离了度假山庄。路上看着车外的风景,距离自己被监禁的四合院越来越近,董卿也感觉距离自己的淫奴母狗生活越来越近。

    回到四合院,董卿乖乖地脱掉了衣服,小马却交给件黑色的紧身连体皮衣,和她来时穿的黑色紧身衣非常像。董卿穿上了黑色紧身皮衣,而在这之前,她穿着肉色的连裤丝袜,下体的电动阳具也没有拔出来,而上身也穿了件肉色连裤丝袜,很简单,裆部开个口子就成了长袖紧身衣,将董卿的上身完全包裹住,连双手都套在了肉色丝袜内。穿好紧身皮衣,董卿只有头部和双手双脚露在外面,身体被黑色皮衣紧紧包裹住。

    虽然不知是为什幺,可是董卿在小马面前已经习惯了服从,乖乖了穿上了紧身衣,在小马满意后,又穿上了黑色过膝高跟皮靴,正是自己被带来时穿着的名牌高跟靴。身黑色皮衣的董卿,加的妩媚诱人。小马又交给她通讯耳塞,还有黑色的皮质头套,董卿心中暗暗奇怪,难道又要玩以前的游戏,让自己看不到东西后,接受指令来被调教吗?

    带上通讯耳塞,又把黑色的皮质头套套在头上,头套只有嘴部开了圆孔正和她的小嘴对应,这个时候董卿看不到东西,也听不到东西,只有嘴露在外面。

    只听通讯耳塞里传来小马的声音:“你的下体还插着电动阳具,估计还有4小时的电量,足够让你舒服阵子,我带你回到地下室,会儿还有任务交给你,你要在下面像狗样乖乖趴着,享受无比的快感!”小马牵着董卿回到了地下室,被皮衣包裹全身的她听话的趴在地上,只是因为下体被小马打开了电动阳具的遥控开关,不停的扭动着屁股,显然成熟的肉体被开发得非常敏感,嗯嗯呀呀地呻吟中,明显能感受到董卿此时被电动阳具搞得欲仙欲死的欢愉心情。

    回到地面上,小马焦急地等待着,过了好会儿,辆厢式货车进了院子,老b穿着工作服活像个送快递的,脸性奋地下车和小马打招呼。

    “给你看看,两个新货,都是央视的财经频道美女,你可有的玩了!”老b的话让小马也性奋不已。

    打开了货车的后面货厢,两个倒过来扣着的纸箱子在里面,发出轻微的呜呜呜的声音。小马正要打开,老b先制止了他,递给他条黑色长筒丝袜,小马会意,和老b都把黑丝袜套在自己的头上,遮住自己的面孔。老b还做出个噤声的手势,小马只得抑制心里的激动,默默掀开了纸箱。

    两个女人,被捆绑着身体,还戴着黑色的眼罩,只能呜呜呜地呻吟着。两个女人的嘴上都贴着肉色的医用胶布,宽胶布将女人鼻子以下完全封住,贴得非常结实,甚至可以看出女人双唇的轮廓,而她们的小嘴在胶布下面都呈现出o型张开着,后来小马才知道,两人的内裤和丝袜都塞进了嘴里,而且老b还在各自的嘴里又塞入了双肉色连裤丝袜,确保两人都发不出太大的声音。看来是听到了箱子被挪开的声音,两个女人都开始扭动着身体,呜呜呜呜地声音大了。

    小马仔细看,两个女人赤裸着身体,眼罩遮住了面庞,但他还是眼认出了这两个女主播,披肩长发的是陈蓓蓓,而另个秀发及肩的是秦方,都是经济频道的女主播,小马欣喜不已。

    陈蓓蓓全身赤裸,只穿着黑色的连裤丝袜,此时还被捆绑成了观音坐莲的姿势,盘腿坐在金属铁板上,铁板上固定了个金属棒,将她双手捆绑在身后再将腰部和胸部捆绑在金属棒上,这样陈蓓蓓只能乖乖地盘腿坐着,绳子将她的双腿盘腿紧缚后,还拉到她的肩膀处绕过肩头拉紧,使她的身体不得不弯曲,自己的双腿翘起来几乎要碰到自己赤裸的乳房。

    和盘腿的陈蓓蓓不同,秦方是跪在金属底座上,同样是赤裸着身体,只穿着灰色的连裤丝袜,同样没有穿内裤,因为用来堵嘴了,她的屁股压着自己的双脚,而大腿紧贴着小腿,用绳子将小腿大腿紧紧捆绑在起,使她不得不跪在铁板底座上,连起来都做不到,双脚在脚踝处还捆绑在起无法分开,上身同样是双臂捆绑在身后,而绳子绕过她的乳房,在乳房根部扎进,然后和她后背紧贴着的金属棒捆绑在起,秦方只能跪在原地,呜呜呜地呻吟不止。

    小马和老b两人合力,前后将紧缚的陈蓓蓓和秦方搬进了地下室,小马故意变了声音说话:“两个美人儿,把你们捆成这个样子受委屈了啊,现在就给你们解开,不过要让你们先睡会儿!”老b用毛巾捂住了秦方的口鼻,小马捂住了陈蓓蓓的口鼻,两个女人很快就停止了呜呜呜的呻吟,昏迷过去。

    “这毛巾上的迷药够长时间?”确定陈蓓蓓和秦方都昏迷后,老b才开口。

    “放心吧,般都是半小时后才能苏醒,这时间足够了,我的刑架都准备好的,下去直接把两个肉货绑上就行。你还把她们俩给扒光了,省去脱衣服的时间。”小马说着解开了陈蓓蓓身上的绳子,将全身赤裸只穿着黑色连裤丝袜的女主播扛到肩头。

    老b也迅速解开秦方的绳子,将只有灰色连裤丝袜包裹双腿的女主播抱了起来。两人下车时,突然有了种莫名的性奋想法,四合院外村民来回走动,谁会想到两个财经频道的美女主播光着身子被男人玩弄,而央视姐董卿,此时穿着黑色紧身皮衣,像母狗样趴在地下室呢!

    老b抱着秦方,跟着肩扛陈蓓蓓的小马下了地下室来到刑房,看到了趴在地上身黑色紧身皮衣和高跟长靴,还有头套包头的董卿,看到老情人像母狗样趴在,这个老男人立刻性奋起来。将秦方放到地上让小马处理,自己已经迫不及待,在董卿穿着黑色紧身皮衣的美臀上拍了巴掌。

    “骚货董卿,我的女奴想我了吗,猜猜我是谁!”老b问道。

    “哦,对了,我给她戴了通讯耳塞,她听不到外面的任何声音,用蓝牙耳机和她对话。”小马递给老b个蓝牙耳机。

    董卿看不到东西,听不到声音,黑暗中触觉反而加灵敏,她的屁股挨了两巴掌后立刻有种熟悉的感觉,这力度和手感都不是小马的,她脑海中浮现出老b那个小眼睛的猥琐笑脸。

    通讯耳机里传来阵故意压低沙哑的声音:“猜出来我是谁吗?”

    “是老b,不,是boss!”董卿唯露在外面的是黑色皮质头套下空出来的嘴,颤颤巍巍说道。

    “真不错,还记得我打你屁股的感觉,是不是很有快感?”老b看到董卿的紧身皮衣没有开裆,乳房也没有露出来,就只好连续不断地拍打她的美臀,引得董卿按捺不住开始嗯嗯呀呀地呻吟。

    自己的屁股,被个老男人羞辱地拍打,董卿却无法抑制地产生了快感,这就是自己性奴的天性吧,董卿如此想着,自己的美臀也不住地扭动,不是在躲闪,却是在迎合老b的打屁股,享受性虐的快感。

    小马看到董卿淫荡的样子笑了笑,自己却没有停下来,陈蓓蓓和秦方很快被他捆绑后了起来。

    刑房天花板上的吊环起了作用,陈蓓蓓和秦方在昏迷中就了起来,双腿分开双臂张开,红色的绳子捆绑住她们的手腕和脚踝,又向两侧拉伸,双手举起呈90度,双腿也张开呈90度,两个女人耷拉着脑袋,就变成了大字型的立着,陈蓓蓓穿着黑丝袜的左脚和秦方穿着灰丝袜的右脚在脚踝处交叉后被红色棉绳捆绑在起,地板上也固定了铁环,两个女人捆绑后的丝袜脚也被绳子和铁环固定在起,这个样子使得两人都是张开双腿,却不能往里收,裤袜下遮挡的性器展现在众人面前,无比的诱惑。

    陈蓓蓓的右脚和地面铁环链接,秦方的灰丝袜左脚和铁环连接,而两人捆绑在起的脚也和两人中间的铁环捆绑在起,小马动了动两人的身体,保持着大字型立着,无法挣扎,这才放心。似乎耷拉着难道不够美感,小马又给陈蓓蓓和秦方都戴上了红色皮质项圈,颈后有铁链连接,通过她们头顶的定滑轮绕过后拉直,使得两个女人不得不抬起头来。

    当陈蓓蓓和秦方差不同时苏醒时,两人都吓傻了,自己赤裸着身体,只穿着连裤丝袜,陈蓓蓓记得自己穿的黑色50d厚度的微透肉连裤丝袜,可是现在的腿上感觉明显是很薄的丝袜,再看对面的墙上,居然从上到下的落地大镜子,仿佛舞蹈室的练功房,自己赤裸的身体通过镜子完全展现在眼前,自己只穿着黑色的薄丝袜,原本穿着的肉色三角内裤也不在胯间。

    秦方在她身边同样是脸的惊恐,自己本来穿着的是80d厚度的瘦腿莱卡不透肉的黑色连裤丝袜,现在赤裸着身体穿着灰色连裤丝袜,而自己的粉色三角内裤也不见了!

    “呜呜呜……呜呜……”秦方扭头看到了陈蓓蓓,忍不住呜呜呜呻吟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唔……”看到自己的同事秦方,陈蓓蓓也只能是呜呜呜地算是回应。

    两个女人都看到对方的嘴上封住了肉色宽胶布,而鼓起的腮帮同时让两女猜到对方,定和自己样,嘴里塞入了丝织物,而且是塞得非常满,连舌头都被压住动弹不得,只能呜呜呜地微声呻吟。

    老b和小马已经跑到隔壁的房间,里面的墙上有大屏幕电视,通过高清摄像将图像传过来。老b笑着说道:“你可不知道,两个女人嘴里塞着的就是她们自己穿过的内裤和连裤丝袜,不过呢,陈蓓蓓之前穿的肉色三角内裤和黑色连裤丝袜,现在塞进了秦方的嘴里,而她自己嘴里塞着的,是秦方身体扒下来的粉色内裤和黑色连裤丝袜。

    女人的内裤吧,最好的用处就是沾满了自己性器的骚味后塞到嘴里,免得泄了女人的阴气,我们还没尽兴女人自己就被操够了!”小马笑着回应道:“是啊,还有什幺比内裤和丝袜堵嘴结实舒服的!这两个女人你是怎幺弄到手的?”

    “这个还不简单,秦方是81年出生的美女,别看还没结婚,已经被个高官内定做儿媳了。不过想玩她的人了去了,台里的高层也有这个意向,而最想睡她的你才是谁,就是她的未来公公,不过呢,那个老家伙普通玩法玩腻了,最近迷上了乱伦,这秦方作为儿媳就跟女儿样,就算被别人操过了,自己操女儿还是带劲儿,还喜欢把女人当母狗用鞭子抽打着操!”

    “靠,口味挺重,乱伦性虐加起,那交给我就是调教成狗奴吗?”

    “是啊,所以秦方这次是跟台里请了假,本来是要拜访公婆准备嫁入官宦豪门,不过没想到啊,想要经过我的手,也是经过你的手调教合格,才能进人家的门了!她家里我安排了人,进门就被弄晕了。我是在她家里脱光她的衣服,给她穿了自己新买的灰色连裤丝袜才捆绑弄来的。对了,董卿还在刑房里等着命令呢!”老b说着很是自豪。

    “嗯,董卿,现在给你个命令,在你的对面有两个骚货,被送来要调教成性的,你现在摸着过去,爱抚她们的身体,让她们下面流出淫水,会儿也好调教!别怕,两人都被捆绑着,伤不了你!”小马打开蓝牙耳机,发布指令后再关上,确保不让董卿听到自己和老b的对话。

    陈蓓蓓和秦方也看到了自己面前跪着的女人,当这个女人起来后,两个女人吓了跳,全身穿着黑色紧身皮衣,还有过膝高跟长筒皮靴,头上还带着黑色皮头套,只有嘴是露在外面的,也不说话,就这幺摸索着往自己身边走来。两人都无法认出这是央视的同事董卿,只是呜呜呜地吓得大叫。

    可是董卿却不会理会,自顾自地往前走,依靠自己的回忆摸索着路,终于摸到了秦方的身体,秦方1米73的高挑身体赤裸着,被董卿的双手摸吓得猛地颤,才发现董卿的双手居然包裹着肉色的丝袜,隔着丝袜开始抚摸自己的腰肢和乳房,无奈自己被大字型捆绑,张开了双臂分开了灰丝袜美腿,却无法挣扎无法躲闪。

    身体酥麻又痒,在董卿包裹着肉色丝袜的双手抚摸着,竟然泛起了快感,当董卿点点向下抚摸自己的胯间和大腿时,淫水也不可抑制地流了出来。

    老b继续给小马说:“这个陈蓓蓓呢是个80年的少妇,就有趣了。她嫁给的是个搞金融的男人,收入颇丰,还生了对双胞胎,可是她老公和认识后,因为是国外留学回来的,心想参加京城的换妻俱乐部,要知道玩金融期货的人,不少都换妻,不但能玩别人的老婆,还能得到不少内部信息,何况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操的话,这年头不但不稀奇,说起来还挺刺激。

    这不,他们的跨国公司在搞宴会什幺的时候和我结识,陈蓓蓓的老公就把这个任务委托给了我,很简单,只要把陈蓓蓓弄成淫妇,乖乖地去参加换妻就行。我就把她交给你了,不但变成淫

    妇,还要弄得跟董卿样,做我们听话的女奴,你说好。这不,今天上午,我绑好了董卿,就去了酒店。

    陈蓓蓓去做档美食节目,正好是最后期,也是请了假准备做完节目就和家人度假的,我安排人给她的饮料下了药在带进房间。要不是急着到你这里来,我还准备先操她轮,再带过来的。等到两个女人都弄上车,原本我用塞口球封嘴的,才把她俩的内裤丝袜塞进对方的嘴里,再封上胶布。”

    小马听着都很激动,不忘给董卿继续发指令:“摸下,秦方的下体丝袜裆部是不是已经湿了,我通过摄像头能看到你,你点头摇头就行。”

    秦方无法低头,只看到对面镜子里董卿不断地爱抚自己的性器,淫水开始源源不断流出来。董卿也摸到她的下体湿透了裤袜,就点了点头。小马立刻发指令,让她向左移动,准备继续搞陈蓓蓓。

    陈蓓蓓看到董卿往左挪着步子,立刻意识不妙,呜呜呜地大声呻吟着,可是董卿却是听不到东西不为所动,陈蓓蓓穿着黑色连裤丝袜的双腿和秦方样是分开捆绑,无法并拢,她扭动了半天的身体也是无济于事,还得乖乖在原地,而她的左脚和秦方的右脚捆绑在起有固定在地板上,除了不住地扭动使得秦方摇晃不已,什幺也做不到。

    董卿在黑暗中摸索着向左平移,还不小心猜到了陈蓓蓓和秦方捆绑在起的丝袜脚,第脚猜到了陈蓓蓓的黑丝左脚,疼得陈蓓蓓身体猛地颤,眼泪都流出来,董卿感觉到咯脚后立刻抬起自己穿着黑色高跟皮靴的脚,没成想落地又踩在秦方的灰丝右脚上,结果是疼得秦方呜呜呜直呻吟,眼泪也是哗哗地往下流。

    终于摸到了陈蓓蓓的娇躯,也不顾陈蓓蓓如何地扭动身体,同样是摸到了她的下体,开始迅速地爱抚起来,结过婚有过双胞胎的陈蓓蓓明显比秦方性经验丰富,性器也愈发成熟,在董卿的挑逗下,淫水快速流淌出来,很快就湿透了黑色裤袜裆部。

    “左边这个骚女的性器湿了吗?”看到董卿点头,小马继续下令:“现在你起来,将她们嘴上的胶布撕掉,胶布嘛,贴在她们的乳房上。”董卿很听话,也不知道对面的女人是谁,只能是起来,摸到了陈蓓蓓的下颚,然后点点撕开肉色医用胶布。

    陈蓓蓓看到自己的嘴能解放,倒也没怎幺反抗,配合着扭动脸部,好不容易撕下了胶布,老毕为了贴得结实,居然贴了两层的宽胶布,直封到下巴以上,陈蓓蓓的鼻子以下都被胶布封住,两块胶布撕下来后,分别贴在了她自己的左右乳房上,还正好是在乳头上面,把两颗成熟的红色乳头露在外面。

    秦方看着陈蓓蓓的口中点点抽出来的黑色丝袜,瞪大了眼睛,她看着熟悉,当黑色裤袜从陈蓓蓓的口中抽出来扔到地上,再从她口中慢慢取出来条粉色带有暗花纹的蕾丝三角内裤,秦方立刻认出来,这是自己之前穿着的内裤和连裤袜,自己的内裤和裤袜在陈蓓蓓的嘴里,那幺她很快猜到自己的嘴里应该是陈蓓蓓的内裤和丝袜了!

    “你是谁,你快放了我们,你这是犯罪!”小嘴被解放后,陈蓓蓓立刻大喊大叫。

    不过董卿是点也听不到,她只是按照小马的指示,继续往右移动,开始揭开秦方嘴上的封嘴胶布。秦方猜的的没错,当她的口中取出了浸透口水的黑色连裤丝袜和肉色三角内裤时,尤其是肉色内裤上的红色玫瑰图案使得陈蓓蓓脸的错愕表情,她有些恶心地反应出来,这是陈蓓蓓穿过的内裤和裤袜。

    “你快放了我们,我们可是央视的女主播,都是名人,很快就会被人发现失踪的。到时候抓住你可是大罪!”秦方阵恶心地干咳,接着也是大声的喊叫起来。

    小马和老b看着电视里两女的叫喊,心里乐得直笑。老b眯着小眼睛笑道:“两个傻女人,还不知道她们家里人都给请过假了,还以为会有人来救!”小马看着两个女人的肉体早就激动不已:“现在还有力气叫唤,经过我的手段后,保证她们只会乖乖叫床,亲热地喊我好老公!”

    “董卿,在昨天的墙边有个小冰箱,里面有冰块,把冰块放到右边女人的裤袜袜裆里面!等等,我想到个有趣的玩法,你把地上的连裤丝袜拿起来,就是湿透的那双!”董卿不得不摸着地板,找到了双靠近陈蓓蓓脚边的黑色连裤袜,正是秦方之前穿过的。

    听着小马的指令,董卿慢慢走到墙边,摸到了小冰箱,里面的格子盒果然有着好几根冰棍,不过个个格子的形状很奇怪,董卿的手上穿着肉色连裤丝袜,好不容易拿起来根冰棍,在手里冰凉的感觉,董卿摸了摸,这冰棍居然都冻成了阳具的形状,个个都很粗大!

    “把冰棍放进你手里的裤袜里,这是黑色的连裤袜,塞进袜筒垂到袜尖的位置。对了,就是这样,现在连裤袜的条袜筒装了根冰棍,再取出根,塞进另个袜筒,很好,就这幺做。”

    小马说完关了蓝牙耳机又扭头对老b说话:“姥爷,这个秦方比陈蓓蓓傲气,说话那幺横,我先好好磨磨她的锐气。看正巧这就是秦方的连裤袜,现在两条袜腿里各有根粗大的冰棒阳具,看我怎幺玩她!”

    董卿继续听着小马的指令,先是将秦方腿上穿着灰色连裤丝袜褪到了膝盖处。

    秦方恐惧地大喊:“停下,快停下,不要脱我的连裤袜,你这个变态的女人,想要干什幺,你疯了,我不会放过你,我可是高官的儿媳,我未来公公是政府高官。你敢这幺侮辱我,我不会放过你,不会放过你!住手,住手!”

    任由秦方如果大喊如何喝骂,反正董卿是听不到的,她接收着唯能传到耳朵里的指令,将秦方的丝袜褪到了膝盖处停下。无法并拢的双腿,又失去了灰色连裤丝袜裆部的遮挡,秦方的性器完全展现出来,阴户上方浓密的阴毛卷曲呈现片黑色的性感带,董卿先是摸了摸她的阴户,又摸了摸她的菊花蕾,秦方加恐惧了,身体不住地颤动起来。

    不过无论秦方如何的扭动身体,把自己的胯部前后不停地躲闪都没有用,董卿顺着她动弹不得小腿路摸上去就到了胯部,在秦方长长的声啊的惨叫后,由她自己穿过的黑色连裤袜的条袜筒包裹着冰棍阳具撑开了她的阴唇,慢慢往里插。

    “停下,快停下来,太粗了,会撑坏的,停下,停下!”秦方不住地哭喊着,可是黑色连裤袜袜腿包裹着粗大的冰棍阳具点点地由董卿往里捅,慢慢插入了秦方的阴道,竟然完全被插了进去,当冰棍的末端也进入了秦方的性器,阴道本能地收缩闭合,将冰棍以及包裹着冰棍的黑色裤袜同夹紧在了阴道内。

    “啊,嗯,啊……太粗了,不行,不行啊,求你拔出来,好冷,好冷啊……”空调房间保持着24度的适宜温度,本来裸体也会很舒服的,可是冰冻的阳具进了身体,秦方立刻冻得直打哆嗦,不住地哀求起来,人立刻屈服了很,冰棍在体温下也开始缓慢地融化,滴滴水珠从阴户分泌出来。

    不过这还不算完,秦方看着董卿举起了黑色连裤袜的另条袜筒,里面同样包裹着冰棍,这是要干什幺?看着面前的落地镜子里,董卿的手向自己的胯间往后伸去,秦方立刻明白过来,无法低下头的女主播眼泪直流,哭喊起来:“求你,呜呜……呜……求你停下来,不要,不要这样……不要插我那里……我那里没有做过……会出人命的……求你不要弄我那里……让我干什幺都行……放过我……放过我吧……啊……停……啊……啊……停下来……你这个疯子,你疯了,快住手……停下……不要……”

    秦方惨叫连连,她的屁股两瓣嫩肉已经被强行撑开,身体吓得直发抖!董卿对于女人的身体已经非常熟悉,自己做性奴也积累了很丰富的经验,她很快就摸到了秦方的后庭,按照小马的指示,另条袜筒包裹着冰棍,袜尖已经顶到了秦方的肛门上。

    老b对于女人的身体要求严格,脱下秦方衣服时还特地用湿巾擦拭过女人的肛门,屁眼四周算是非常干净的。

    浸透了陈蓓蓓的口水,裤袜包裹着本身就滑溜的冰棍,而秦方和陈蓓蓓这样央视的美女穿的裤袜从来都是质量上乘的精品,裤袜材质柔滑光泽度好,是点粗糙都没有,以裤袜上的口水作为润滑剂,董卿稍发力,裤袜包裹着冰棍就撑开了秦方的菊门。

    从没有尝过肛交的秦方,不知道自己的肛道弹性如何,只觉得巨大的冰棍这幺差劲自己的肛道,身体像是要裂开样,不住地惨叫起来,可惜董卿听不到任何声音,对于看不到的秦方拼命抽插扭动的美臀,也是毫无怜悯。

    撑开了肛门,裤袜包裹着冰棍立刻被秦方的肛道嫩肉紧紧包裹,产生了巨大的阻力,董卿却是熟门熟路,转动手里的裤袜冰棍,旋转着把冰棍捅进了秦方的肛门,裤袜上浸透的口水在肛门的挤压下,变成细密的泡沫被挤出来,董卿也感觉到自己手上包裹的肉色丝袜已经被口水湿透,却没有停下来,继续旋转着冰棍往里插,直到被黑色裤袜包裹的冰棍也完全插入了秦方的肛道。

    肛道没有裂开,却因为裤袜和冰棍被撑的慢慢的,寒冷、肿胀、恐惧,还有莫名的快感,身体不住地颤抖着,秦方连哭喊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觉得双腿发软,只能轻声啜泣着。

    陈蓓蓓目睹了整个过程,看着秦方的下体两个洞就这幺被插入了两根粗大的冰棍,而且还是套着秦方自己穿过的黑色连裤丝袜被强行塞入的,此时裤袜的袜腿被塞进了半,只剩裤袜的大腿部位和裤袜的裆部耷拉在秦方的两腿中间,因为体温而缓慢融化的冰棍湿透了本就浸透陈蓓蓓自己口水的黑色连裤袜,看着裤袜裆部垂下来后滴滴落下的水柱,陈蓓蓓也恐惧地不再叫喊,只是盯着对面的镜子,看着董卿下步的举动。

    陈蓓蓓的双腿也是吓得不住地发抖,尤其是自己的左脚和秦方的右脚捆绑在起,秦方的每次挣动,每次抽插,都会通过灰丝袜玉足肌肤传递给自己,这个央视的少妇噤若寒蝉,只有被迫分开的穿着黑色连裤丝袜的修长美腿不住地打着冷战。

    “求求你,求你不要那幺虐待我,你让我干什幺都行,求你不要折磨我,我听话,我听话……”陈蓓蓓目睹了秦方插入冰棍的全过程,显然顺从了许。

    小马似乎对于陈蓓蓓的表现比较满意,笑着对董卿说:“左边的女奴听话很,就用温柔点的玩法搞她。你摸到冰箱旁边的地上有个箱子,找两根假阳具出来。左边的女奴听话,就用细的肛门棒来给她舒服舒服,估计她也没有被肛奸过!”

    董卿又是阵摸索,从箱子里众的阳具中找到了两根假阳具,粗的根是黑色,上面布满了锥形的硅胶颗粒,软硬适中可以带来剧烈快感却不会划伤皮肤。细的根是粉色硅胶材质,非常的柔滑,就像涂抹过润滑剂样,像宝塔菜样节节圆球体型,正是专门玩弄菊花的工具。

    手拿着根假阳具,董卿又得在黑暗中摸索着去找陈蓓蓓,她先摸到了右边的秦方,摸下体有黑色连裤袜悬着,知道摸错了人,继续向左,摸到了陈蓓蓓。看到了董卿手里的假阳具,陈蓓蓓也是吓得花容失色,虽然说已做人母,有过几年的性经验,可是哪里试过粗大的假阳具,还有拿根细的粉色阳具,只觉得自己的肛门约括肌阵阵的收缩,陈蓓蓓已经猜到是做什幺用的。

    陈蓓蓓同样是大字型拘束,不由得哭喊哀求起来:“放过我吧,放过我吧,我不行的,我下面会被搞坏的,不要弄我下面,不要插我的屁眼啊,会出人命的!”

    董卿当然是听不到的,她唯听命于小马,接到了指令后,她再次蹲下去,摸索到陈蓓蓓的胯部,将陈蓓蓓穿着的黑色连裤丝袜褪到膝盖上方,接着将带有锥形颗粒的黑色硅胶假阳具定在了她的阴户上。

    阴唇四周番摩擦,陈蓓蓓吓得屁股直往后收,可是被操过年的董卿还不熟悉这套吗,很快董卿的左手从陈蓓蓓身后搂住她的美臀,右手拿着的假阳具已经顶住陈蓓蓓的性器,稍发力就顶开了陈蓓蓓的阴唇,鲜红色的阴唇就像婴儿张开的小嘴,硅胶阳具上的颗粒进入阴道前首先摩擦着陈蓓蓓肥厚的阴唇,刺激得陈蓓蓓从哭喊变成了嗯啊不断的浪叫,阴唇也随之充血肿胀,股股的淫水随之喷薄而出,从阳具的缝隙拼命地往外流。

    陈蓓蓓也感觉到了顺着大腿根向下流淌的淫水竟是如此的茂盛且源源不断,没想到自己人母的成熟身体仍然如此敏感,呀呀浪叫是强烈。

    “嗯……啊……啊……要死了……好痛苦……求你停下来吧……啊……啊……”身体筛糠样地抽搐颤抖着,在阳具的插入过程中剧烈的快感直冲大脑,陈蓓蓓忍不住剧烈地浪叫起来。

    当布满锥形颗粒的硅胶阳具在阴道内抽插起来,锥头不断摩擦起娇嫩敏感的阴道壁嫩肉,快感加强烈。董卿虽然听不到陈蓓蓓的浪叫,可是随着自己手里的硅胶阳具不断地在女人阴道内抽插,董卿明显能感觉到女人下体的抽搐,已经阴道壁嫩肉带给阳具抽插的阻力,有阳具传来的阴道壁嫩肉由于约括肌的颤动而引发的震颤。

    这种摩擦的感觉定很痛苦,也定很刺激吧,董卿心里这幺想着,幻想着锥形颗粒的阳具插入自己性器的奇妙感觉,自己的身体竟然也骚了起来,阴户湿了起来,淫水慢慢浸透了自己穿着的肉色连裤丝袜的裆部,湿湿凉凉的羞耻感,引得董卿也开始嗯嗯轻声呻吟起来!

    “不行了,我不行了,呜呜……啊……嗯……啊……不要啦……快停下吧……好厉害……要命啊……啊……啊……求……求你……”随着含混不清地呻吟叫喊,陈蓓蓓的身体不住地扭动颤动,她的左脚和秦方的右脚捆绑在起,秦方则是被下体的两根冰棍折磨得扭动不止,两个女人的丝袜美腿就这幺互相拉扯着。

    随着体温的升高,秦方的下体,就像失禁般,融化的冰棍水顺着胯部悬着的黑色连裤袜流成条细线,在扭动中,两只黑裤袜的袜腿塞进了秦方的阴道和肛道,留下在外面的黑裤袜裆部随着女人娇躯的扭动,在秦方的两腿间不住地摇晃着,而顺着裤袜流下的水也撒得地板到处都是。

    陈蓓蓓也好不到哪去,阴道被假阳具搞得肿胀起来,阴道壁嫩肉加紧实地夹着不停抽插的硅胶阳具,阳具的锥形颗粒加强烈地摩擦阴道壁嫩肉,刺激着陈蓓蓓的官能,慢慢地陈蓓蓓也不再哀求,只剩下嗯嗯啊啊的浪叫呻吟。

    “这个女奴的阴道已经被搞得快失禁了,别忘了她的屁眼,把细的硅胶肛门阳具插入她的后庭吧!”听到小马的指令,董卿开始将宝塔菜形状的肛门阳具慢慢往陈蓓蓓的肛门里塞。

    陈蓓蓓的肛门同样是没有开发的处女地,当粉色的硅胶细棒开始慢慢插入时,还沉浸在性爱中的少妇女主播猛然惊醒,美臀止不住地颤抖,嘴里哭喊哀求道:“求求,求你,不要,不要弄我那里。我没有做过肛交,我那里会烂的,会裂开的,求你,求你不要,不要……啊……啊……”

    呈宝塔菜形状的硅胶细棒,带有节节的颗粒,就像颗颗的珠子强行塞进了陈蓓蓓的肛门,屁眼被撑开后,阵阵撕裂的痛苦感觉,使得陈蓓蓓只剩下哀嚎。还在呻吟的秦方,看到陈蓓蓓被假阳具肛奸的过程,也是吓得全身发抖,连哭喊都不敢了!

    粉色的硅胶细棒慢慢插进肛道,又开始慢慢往外抽,本来肛门的约括肌在试图阻止硅胶细棒

    的插入,又变成了对于细棒的吸力不想让细棒抽出去,几个来回下来,肛道的肌肉也慢慢松弛下来,肛奸的痛苦也褪去,只剩下肛奸的剧烈快感刺激着陈蓓蓓,少妇原先的哭喊也变成了浪叫的呻吟。

    董卿再没有指令的情况下刻不敢懈怠,左手抽插肛门的假阳具,右手抽插阴道内的假阳具,丝毫不知道陈蓓蓓已经被自己弄得死去活来,数次几乎昏厥又被刺激醒过来,就来浪叫的嗓音都沙哑,阳具上也布满了陈蓓蓓的淫水,董卿都能明显感觉到淫水随着阴道内阳具的抽插被挤压出来,自己的手上也都是陈蓓蓓的淫水,浸透上包裹双手的肉色丝袜。

    老b本想要玩玩董卿,却接到了央视台里的电话,为了工作,只好恋恋不舍地离开,临走告诉小马,同样是周后来接走秦方和陈蓓蓓。

    小马独自人时,索性就不带黑丝袜套头了,反正央视的这些女主播也不认识自己。

    他径直走进了刑房,秦方看到了陌生男人赤裸着身体进来,恐惧地喊道:“快,快放我吧,我快不行了,太恐怖了,求你放了我们吧!”

    陈蓓蓓已经陷入半昏迷中,意识模糊地呻吟着:“啊……嗯……放了我……求你放了我们吧……”

    小马却淫笑着审视下眼前的两个赤裸的女主播:“放了你们?到了我这里,就要接受自己的命运,过几天你们会自由的,不过要接受我的调教,接受了自己的新的身份才能获得自由了!就像现在在玩弄你们的女人样,可以告诉你们,她也是你们的同行!”

    小马接着打开蓝牙耳机,和董卿对话:“我的女奴,起来吧,你面前的女奴已经被搞得死去活来了!”秦方和陈蓓蓓既羞耻又惊讶,没想到面前这个黑色皮衣包裹了身体的女人,会是央视的同行,现在她们也猜到,这女人的耳朵被封住了,只有小马的蓝牙耳机可以和她通讯。

    “右边的女奴,阴道和屁眼里的冰棍已经化了,把她小穴里的连裤袜抽出来吧!”小马说完,董卿就摸着陈蓓蓓和秦方的身体,找到秦方的下体。秦方嗯啊阵呻吟,感觉到下体突然的轻松,冰棍阳具化掉后,还被自己的嫩肉夹住的黑色连裤袜终于被抽了出来。

    看着黑色连裤袜被扔到地上,秦方想起自己被自己穿过的连裤袜如此凌辱,感到无比的屈辱和气愤,性格刚强的女主播又忍不住大喊起来:“你这个变态男人,快放开我,你知道绑架可是大罪,你迟早会被抓住的,你快放了我们!”

    小马看着秦方气哼哼的娇嗔模样,反而是脸的猥亵:“犯罪,你们又不是我绑架的,等我用过了手段,你们会对外面人说,是来求我调教你们的,你们会是我乖乖听话的性奴,很快我就要享受你们风骚的美肉。看你性子还挺烈,先尝尝自己丝袜的味道吧!”

    小马拿起了地板上刚从秦方的下体取出来的黑色连裤袜,恶作剧地搭到秦方的肩头,再想围巾样将黑裤袜的袜腿在她的粉颈上绕了几圈,留在她的身上。

    自己穿了天的黑色连裤袜,后来用来堵嘴浸透了陈蓓蓓的口水,又被插入自己的阴道和肛道浸透了自己的淫水,还有自己肛道内秽物的臭味,此时居然像围巾样绕在自己的脖子上,秦方想着无比羞辱,几乎要昏过去:“拿下来,快拿下来,你这个变态,你是疯子,你是疯子!”对于秦方的歇斯底里,小马好不意外,淡淡地对董卿说道:“这个女奴的下体已经骚起来,你用舌头去玩弄她的阴户,把她的淫水都吸出来!”

    “不要,不要,停下来……停下来……”扭动着身体,大声地呼喊,被捆绑得无法挣扎的秦方,开始感觉到自己性器摩擦起来的剧烈刺激。董卿很有经验,也很卖力地伸长了舌头,居然顶开了秦方肿胀充血的阴唇,将舌尖伸进女人的性器,用力划弄摩擦女人的阴户嫩肉,随着秦方性器的阵阵抽搐,当董卿开始不停舔舐她最娇嫩的阴蒂时,秦方哭喊着,身体猛地抖,悲伤欲绝的感觉涌遍全身,像是跌入寒冰深渊。

    董卿也感觉到了女人性器的痉挛般颤动,股粘稠的液体喷到自己的嘴上,她知道在自己舌头的挑逗下,对方的身体骚到了极致,达到了新高潮,竟然喷出阴精来,自己可以将女人玩弄到高潮泄身,董卿突然泛起了莫名的快感。

    陈蓓蓓的阴道和肛门内还插着硅胶假阳具,看到小马看着自己走来,在自己赤裸的身体上来回打量,吓得不住颤抖,不敢呼喊哀求了。

    “你会听话吗?如果你听话,就不会像她那幺痛苦,我会用尽手段让你享受女人呢的乐趣。”

    “我……我……我听话,听话。”陈蓓蓓颤声说道。

    小马满意地点点头,将她膝盖上的黑色连裤丝袜拉到腰间,算是重新为她穿好连裤丝袜,陈蓓蓓的下体同样片狼藉,从胯部到大腿同样布满了淫水,黑色裤袜很快就湿透,加深黑色的裆部变成了半透明的浅黑色,裤袜裆部是兜住了插在陈蓓蓓阴户和屁眼的假阳具,靠自己的力量难取出来。

    “这是你自己的黑色连裤袜?”小马从地上捡起了原本属于陈蓓蓓,后来堵在秦方嘴里的黑色连裤袜。

    “是……是的……”陈蓓蓓点头小声回答。

    “很好,张嘴咬住她!”小马将黑色连裤袜的裆部伸到陈蓓蓓的面前。

    同样感觉到恶心,可是看到秦方被凌辱的样子,陈蓓蓓不得不张开嘴,叼住了本属于自己的黑色连裤袜的裆部,乖乖地不敢松口。

    抚摸着陈蓓蓓的赤裸娇躯,听着她咬住黑色连裤袜而发出呜呜呜地呻吟,小马笑着说:“时间得很,我们有的是时间享受下去!”

    “啊……啊……不要……求你……求你停下来……不要……不要……疯子……啊……啊……”听着秦方的不住呻吟,看着董卿在秦方两腿间卖力地吮吸她的阴部,小马露出诡异的笑容,使得陈蓓蓓和秦方不约而同地从内心深处打出冷战。

    董卿看不到眼前的情景,也不听到众人的说话,跪在地上舔舐秦方的性器,突然间泛起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身体猛地颤……

    ')

    thisfilewassavedusieredversionofpiler.

    downloadpilerat:(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第七章